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

          1. 分享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Mahasi毗婆舍那实修法要

            2013-05-19  niuniuyum...

               摘自《 Mahasi毗婆舍那实修法要》作者:Venerable Sujiva   金如是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Sujiva 尊者是一位著名的佛教上座?#21487;?#20406;,早年在馬來西亞從事毗婆舍那禪修指導。他的弟子們非常尊重他的慈悲、熟練?#35760;傘?#31146;修指導,以及深度的理解佛陀的教法。1982 年起,尊者在馬來西亞 Kota Tinggi  Santisukharama 禪修中心,帶領過無數次的毗婆舍那禪修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 緬甸馬哈希體系脈絡寬廣,啟修方式不盡相同,禪師的傳授也有差益,譬如觀照坐姿、觸點的感受,無抉擇性覺知,標號,止禪…等的使用。各家禪風不一,非關對錯。虛心學習,才堪受大法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译者金如是

            止禅跟观禅间的明显差异

            清楚的理解寂止禅与观禅对禅修者是很重要的。在《Dasuttara Suttta(长部最后一经开示)中,舍利弗说:有两个?#21050;?#23427;们是真实的法,真实的现象,必须修习。巴利是dve dhamma bhavetabba 译文是那两个法应被开展。它们是 samatho ca vipassana ca 奢摩他(寂止禅)与毗婆舍那(观禅)这个开展被称为数数修习、培育(bhavana, cultivation),就是我们常用的辞汇-禅修。

            当我们尝试着去教初学者禅修,我们必须让他们了解的第一件事是正念。只有那样我们才能进行说明寂止禅与观禅间禅修的差异点。

            以正念来区别正定与邪定

            有很明显的理由,为什么禅师们会那么不屈不挠,要禅修者修毗婆舍那。不管你修习寂止禅或观禅,你都需要有很强的正念基础。没有强固的基础,可能会修错、入邪定。这意味着,有人可能没有正念地专注着。这个经常出现在修纯寂止禅业处,在那方面是不太强调正念。譬如说,当他们试?#25243;?#35266;想,他们可能一心一意要专注,观想目标。后果是可能会得很严重的头痛,像偏头痛那样。

            头痛也可能会发生在毗婆舍那禅修。住在禅修营几个星期或者甚至几个月,定力培育相当强了。如果没有正念,这些类似偏头痛的压力,头部的压迫会增强,也会?#20013;?#24456;久。这其实是一种压力。它是有可能会变很糟糕。那就是为什么在我们认真进入寂止禅或观禅的禅修前,我们必须对正念有个清楚的理解,那我们才会知道,我们的修行是否朝着正确的方面进行。否则我们可能只是开展定力,心变得更紧,压力更重,就会出?#21482;?#35273;。当太过头了,恐怕就很难以矫正了。

            正念是一种清明的觉知?#21050;?#19981;迷糊,不糊涂,一?#24615;?#25484;握中。因此,甚至当痛出现,心并不受困扰,心能保持平和。当?#23454;?#20320;所观照目标的特性,你可以清楚地跟别人叙述你的观照。因此在区别正定与邪定上,正念是很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奢摩他和毗婆舍那

            既然你知道正定是有正念的定力,邪定是没有正念的,让我们继续来理解寂止禅与观禅的差异。

            奢摩他(samatha)这个字本身就意味着寂止,毗婆舍那(vipassana 指内观(洞察力)或是理解、智慧。当我们只讲奢摩他或毗婆舍那,我们通常指的是正定。这指禅支心一境性,以正念生起。并不偏执,不生气,没有贪心,有的是清楚地觉知。心一境性,清明地觉知。在每一个刹那的经验上,那里有的就是这个一境性,清楚地觉知,那我们称它为奢摩他,寂止。

            内观禅觉知较敏锐,是种彻底的觉知,从它可以证入真实法,获得智慧。你很清楚地知道你所经验到的是什么。如果你想要的话,你可以解?#36864;?#26126;经验的性质。

            奢摩他禅修与毗婆舍那禅修

            奢摩他禅修或毗婆舍那禅修,这个辞汇并不是指一刻间。它们指的是在一整段期间中的一连串经验。这个也意味着一连串的结果。因为它的?#20013;?#24615;,培育心理?#21050;?#30340;生起。这是说,如果你修寂止禅,深度的心意?#37117;?#20013;?#21050;?#20250;生起。我们称它为安止或禅那(jhanas)。修习毗婆舍那,深层的智慧会生起。我们称它们为内观观智或者智慧nanas)。寂止禅与观禅禅修,在修行经验上,有它们的共同点。虽?#33618;?#20123;经验是类似的,重要的是要考虑清楚你要走的方向,或是这两种禅修,哪个是你要修习的呢?#31354;?#20004;种禅修中,要是有一门被特别深入地修练,会对这个类型的禅法,经常生起显著的禅修经验。

            对寂止禅与观禅的禅修经验有些辅助性的理解,我们知道这两类禅观的性质,我们也可以理解,在个别禅法上的进展会有多深。这个很重要,因为当我们开展止禅或内观智慧禅,应该要有一个清楚的视野,我们是要往哪里走。

            否则,错误的理解、邪见、瞎摸以及没必要的迟延,都有可能发生,造成许多困扰。对初学者而言,不是很容易就可以说?#37027;?#26970;,你究竟在哪一个跑道上进展。其实,这个对进阶的禅修者也是一样的。初学要掌握住基本?#35760;傘?#21482;有当他们懂了,那练习跟禅修指示背后的原理才会被理解,你就可以更有信心地走下去,获得更深层次的经验。

            寂止禅禅修的进展

            在这里更细部的说明,寂止禅和观禅的性质差异。寂止禅禅修的目标是一种概念法。一?#27490;?#24565;。相关的集中心,要不是近行定就是安止定。某些特定的止禅业处,目标是非常清楚明确的。譬如观想的?#35760;桑?#23601;像是色遍。你观看着光。你观看着颜色。有时有些人更深入,去观想佛、菩萨、梵天等等。这些是非常清楚明确的止禅目标,因为它们是概念。你尝试着闭着眼睛,在心中创造一个相,(心眼浮现)一个光盘。当你的定力够强,闭着眼睛,你真的可以看到你的心的创作,就好像真的光一样。甚至当你张开眼睛,造出光,你可以看到它就在你面前。很清楚,那是你的心造出来的。这是对概念目标非常简单,而且清楚的譬喻。其他明确型的止禅修法,就是那些要使用文字的。譬如念咒(mantra)或诵经。很清楚的,这些称为文?#25351;?#24565;。你或许会去想,那些到底是什么意思,那是你的想法,不是你的经验。因此这些目标是被创造出来的,你自己想出来的。有点像是幻想。

            这些寂止禅目标的创造,在禅修初期就开始了。以光遍为例。起初你要张眼,看着放在你面前的实体光盘来修。这个称为预备相(遍作相)。接着你闭上眼睛,努力观想那个光。这个观想出来的影像称取相。

            以正念,很?#24515;?#24515;的来做这个,然后心会舍离其他目标。过一阵子,你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。再过一会儿,你甚至会忘了你自己身体的形状。整个世界存在的就只有那圈光。

            当定力还不太稳的时候,光会晃动。它可能会有些心像在里面。这个显?#22659;觶?#34429;然你认为你没?#24615;?#25171;妄想,你的心还是摇曳、波动着。到某个程度,那时光完全纯净,非常亮。所有的东西都忘记了,身体、声音、你人在哪里?#21487;?#33267;你是谁?你只知道,心专注在光上,那一个点上,不会去思考任何事务。会有很多喜乐,很多光,但是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。这个阶段叫做近行定。

            这个阶段非常接近安止,心非常纯净,光非常地亮,像玻璃一样半透明的,心好像就是光,光好像就是心。这个就对了,因为光是心创造出来的。这个称为似相。当人们见?#25945;?#20154;也是这样。

            有时他们见到了菩萨和类似的目标。影像会(透光)变得像玻璃一样。当他们见到佛,也是透光的。因为心力高度的专注,心就像是佛,佛就是心。那是心的一种非常纯净?#21050;?#37027;么地纯净,你会觉得你的身体就在那个佛像里面。接着心就安止了,沈进禅相里。

            读过《阿毗达摩?#32602;?#20320;会懂这个是安止定。这个是指心和目标合而为一。在这?#38382;?#38388;,没有其他的思考过程(心路)发生。那个意味着,在这?#38382;?#38388;你好像是整个睡了。你沉入一种?#21050;?#22909;像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          是当你出定,你知道安止的时候,你的心很纯净,它那时候你只跟所缘的光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止禅禅修,心变得愈来愈平稳,愈来愈宁?#29627;?#24840;来愈平和,烦恼离的?#23545;?#30340;。这些止禅开展出来的(心意识)?#21050;?#20687;是半睡,但它是比睡眠还深邃些。不过,你知道你并不是在睡觉。

            譬如,大清早第一支香,心很平?#21462;?#24179;和。有时你可以观照?#20849;可稀?#19979;两、三个小?#20445;?#20063;没什?#27425;?#39064;。但你没有办法清楚地描述每个时刻的?#20849;可稀?#19979;是怎么进行的。你只会说:那支香很平?#21462;?#24179;和,肚子只是上上下下的动,很轻,很慢,很棒的一支香。那你就执着了。你会想再来一次。如果你无法好好集中注意力,你就会抱怨:现在很难禅修,很糟糕,一堆痛。?#19968;?#35828;:很好,很好。你会问:那怎么会呢?过了这么些时间,当你认为你的禅修不怎么样,我说好来鼓励你。如果有人开始修毗婆舍那,觉得很平?#21462;?#23425;?#29627;?#37027;它绝不会是好现象,?#24904;?#20250;生起。

            有些人认为他们证得了行舍智,对一?#24615;?#20316;持平等心的智慧,这阶段的观智就在道智-果智(开悟)之前。但是,他们无法描述的跟之前的内观智慧一样地好。这个是卡在专注。因此要很小心,我们是怎么样地进行禅修的。

            安那般那念 (观出入息)

            有些目标可以用在止禅和观禅禅修上。安般念的目标就是其中之一,它观鼻尖的出入息。很多人常问:专注在鼻息(或人中)的安般念是止禅还是观禅?安般可以是止禅也可以是观禅。这要依你专注的方法而定。在开始的时候,准备相(遍作相)可以是止禅,也可以是观禅的目标,它是混着的。当你开?#38469;?#24687;,它?#25512;?#27490;禅。但是那里仍然可以察觉气息的觉受。

            观禅目标跟止禅不一样,是真实法。它们不是心造作出来的,你不需要去想像它。它们的出现是一种自然的发生,是心理及物?#23454;?#36807;程。当你更清楚的看到了这些过程,无常、苦、无我,这三共相,也会变得更清楚。这些为心理及物?#20351;?#31243;的深层部分。

            所以当你进行安般念,专注在鼻尖呼吸,这些身心过程经常被体验为感受,它们并不强烈,那毗婆舍那的目标就还没被奠定好。我观察过很多禅修者,他们的?#37027;?#21521;于止禅。为什么?因为绝大多数的人并不了解什么是毗婆舍那。第二,因为毗婆舍那比较难,痛觉较多,目标混?#25671;?#25152;以心自然地就倾向那平稳的、平和的,倾向那些人们经常理解的禅修方式,换句话说就是修定。他们认为:当他们专注在那个目标一段长时间,他们就坐得很不错。鼻息的目标,当你能保持着,它是柔软、愉悦的,因此心就倾向止禅。

            我并不是在说止禅不好。如果你做的来的话,止禅本身是很好。问题是,如果你要内观智慧,那你就要能够分辨差异。

            安般念目标的进展

            当安般修得有进展,你的修法是止禅还是观禅,其中有一个会变得更清楚、更明显。有时两种禅观不时会断断续续的出现。这依禅修者心?#37027;?#21521;而异。但是,如我说过的,多数人都倾向止禅。以下的是止禅安般目标的进程。起初要数入息与出息,(入-出) 1(入-出) 2 (入-出) 3…等。或者,你也可以用其他方式来数。当心达一境性,你会忘掉你身体的形状、你在哪里,会有的只有感受,鼻息的出入触点会变得更清楚。

            因为你的?#37027;?#21521;平和及一境性,心会开展出止禅的目标。这个指的是概念化的目标。它是由心开展出来的,一个禅相,一种心理的经验。有些人会觉得它像个棉花球,有些则觉得像是很轻的羽毛,在风中飘摇。仍有些人会说它像微微的白光,?#20102;?#19981;定等等。这些都是气息的概念化的目标。

            起初禅向会移动或跳动,因为它移动不已,这个经常被误认为是毗婆舍那的目标。但是在这里,它并不是个毗婆舍那的目标。止禅的目标初期会移动、变化的。但是不可用毗婆舍那的目标来理解,观禅目标刹那刹那,迁迁变变。当你的定力愈有进展,禅相会更为静止、更细直到它不再移动。在那一刻,影像会全然纯净,直到安止定出现,心会沈进目标,跟目标合而为一。

            因为定支较显著,起初的安止好像不太清楚,禅修者本身不太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,特别是那些快手们。但是当你对定力有点?#35760;桑?#27490;禅目标的进展会很明显。一个常入禅那的人,应该能够非常清楚地描绘止禅目标的进展,气息如何形成禅相,它是怎么变微细、更微细的直到进入安止之前。

            从这样的叙述,我们可以判断是否这个人已经入深定了。如果禅修者无法清楚地描述它,他可能只是进入一种平和的?#21050;?#26576;些平静的三昧,或者甚至是睡着了。譬如,禅修者可能观出入息,进息及出息,进出、进出,突然间他发现他不知自己置身于何处,?#21387;?#26469;并思考着,喔!真好,真是平静啊!但是它可能只是熟睡过去。或者他可能刚刚开展了乐禅支,?#27490;?#22836;了,把自?#21644;?#25481;了。所以他的目标跟定力的进程都不明显。

            这个可以在毗婆舍那禅修者里头看到,因为他们有些人偏向修定,禅那。但是还不算那么多。有个案例:那个禅修者修观禅,修的不错,他常会见光。因为他修观禅,我们并不鼓励他停留在光中,他必须观看见、看见,光、光,当光太过强,他必须要张开眼。光,它仍然与观禅禅修目标一起开展,不断地出现。他有次描述:光出现,并且变得很微细,像一张圆形的网,像是蜘蛛网,但它整个是光形成的,并且非常很透明。之后,心好像一只苍蝇,以难以置信的的速度,飞啊飞进去光网的正中央。当我在网中,它自己收缩,把我的心包起来,我就进入完全无意识?#21050;?/span>当他?#21387;?#26469;,他觉得非常平静详和。

            对目标以及定力的开展,这样的描述是很清楚的叙述了禅修过程。当你只轻描淡?#27492;?#22312;深定中,心变得很平?#21462;?#24456;清明,这只是一个很概括的描述。只有当你亲身经历了这个过程,你才能精确的描述它是如何的平?#21462;?#28165;明。并且从这样的描述,我们才能知道,它究竟是真正的深定呢?或者甚至于只是个幻想?不管是慈心禅(四梵住之一)、安般、或观想,止禅的业处目标大体上会有类似的进展,这个是寂止禅的特征。

            毗婆舍那禅修目标的进展

            毗婆舍那禅修目标的进展是很不相同的。在初期,它的进展并不快。因此,多半先修点定力。因此,修观禅初期的经验,跟修止禅的初期经验其实是很像的。但是,禅修者开?#38469;保?#23601;已被告知、被教导毗婆舍那禅修的方法,不会只是心系一缘,是要去看过程,不是观想。

            可是还是会有人进入观想。譬如,当他们观照坐、触,坐、触,,有人就开始观想身体的形状。他们可以看到自己坐在那里。那个跟毗婆舍那无关,那个是观想的过程。有些人观他们腹部的上、下移动,最后观出个腹部形状。他们见到一条长线上上、下下移动。有时它出现时像个圆球一样。过一会,那个球甚至会有颜色。在这个地方,有些人会执着概念法,结果以修止禅的方式收场。

            有些人经行时非常注意他的脚指头、他的脚后跟、他的膝盖,他们偏向观看脚的形状。这个不是毗婆舍那禅修。毗婆舍那是?#21487;?#24515;过程的经验。譬如,当我们观坐、触,你不要去看身体的形状、手啊、脚啊或者是头,你要观照的是那个感受,它们组成你的坐姿。你去经验那纯然的感官觉知。

            跟感受身体表面接触点有关。最明显的是在臀部位置,或者脚压在地板的位置点。跟内部?#37027;?#21147;有关,脊椎、腰、肩等部位的一种强烈力量,这些部位维持坐姿正直。它是种坚实?#23567;?#26377;些人会觉得它像是种从背后推过来的力道。当你坐,触观得深入了,你就分不清是外来表面的、或是身体内部?#37027;?#21147;了,因为他们只是觉受,那内部或是外来则是概念。纯然的感官觉受,没有形状留待。这样一来,我们可以理解这个目标?#30475;?#26159;究竟法。这些目标刹那刹那地生灭,与止禅目标大异其趣。也就是说,这时刻是像这样,那下一刻会是全然不同的光景,再下一个时刻又是另一种不同的风光。换句话说,它是?#27490;?#31243;,不断的转变,如潮水流动,生生灭灭,念念迁迁。接着三共相变得明显,痛也变得很显著。因为这样,毗婆舍那禅修的定力就不能那么快速的开展。所缘的目标不断地变动着,痛则老是出现。但是我们必须培育这类型的定力,因为对内观禅而言,它是很殊胜的。这种定力是无法从止禅禅修中获得的。

            你必须要理解,内观智慧的生起,基本上它是某类意识及定力的生起。那就是为什么某些人修过止禅,被禅师要求,在观禅禅修期间,必须把止禅完全放下,这就是原因之一。这并不是对止禅禅修有偏见。这是因为他们必须学会观禅禅修定力的殊胜方法。

            如果有人曾学过相当的安般念,被要求来观?#20849;可稀?#19979;,他或她通常并不?#26029;病?#22240;为?#20849;可稀?#19979;有时很粗,有时你只观到腹部卡住的感觉。有时腹部只有?#20004;簟?#30828;的感觉。过后会有一堆痛到处猖獗。然后,因为心不能抓紧注意力,就开始妄念纷飞。因此,这类禅修者多半不?#19981;?#37027;样,他们会说:我退步了。我的禅修愈来愈差。我不适合学毗婆舍那。最后逃回去修止禅,说:这个好,平?#21462;?#23425;静。因此内观智慧不再生起,遑论进步。

            要把心系缚在身心过程的观照。当痛生起,你必须观痛。没?#24515;?#31181;毗婆舍那,没有痛在。在佛陀时代,很多人先学止禅,之后很快证悟道智果智。

            在佛教经典中,你可以发现很多这样的案例。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的容?#20303;?#36890;常是要先开展观禅特殊的定力。那就是为什么,当痛生起,你就要观它。然后,你从中学会观照身心过程的特性。

            心必须清明、开放,不存一丝概念。心要很快,而且要清楚,要逮住每个现象(及其变化)。这种能力并不是意外地出现的,或者只是你想要,它就出现。它必须要被培育、开展。就像打回力球一样。回力球是种很快速的运动。在你弄清楚前,你击中球,它又弹回到你身上。你可能会弄伤自己。当初学者击出球,他们并不知道,球到?#30528;?#21040;哪里去了。你必须要开展所需的?#35760;傘?/span>

            相同的,毗婆舍那的目标变动非常快。正念要培育到非常快、非常灵活的层次,并且要清明,直到你可以跟上所有的目标的生灭。你必须观照那么多个不同的目标,腹部的上、下,还有痛、接着是念头,接着这个,接着那个,滔滔不绝。有时会有很多苦受。有些人称毗婆舍那为痛苦的禅法,认为它很难练。

            但是当你通通经验过这些历程,心会变得很平稳,能够跟上时时刻刻变动的目标。你就可以经验到心进入目标,沈进?#20849;可稀?#19979;,观照所有不同的觉受,痛等等。感观觉受可以是很清楚、很强烈,但是心要保持平静。当你?#20013;?#35266;照下去,三共相会变得更清楚。那些不同层次的内观智慧,也不过于清楚、更清楚的体证真实法,身心过程以及三共相的特性。当你内观智慧有进展,毗婆舍那的定力也会有进展。当你达成这种?#21050;?#24515;就不再那?#24904;?#26131;地跑到止禅的修法。除非是那些有意向(转修止禅)的人。甚至那?#20445;?#22914;果光生起,你观照它,它会很快就消失。加上内观智慧非常清楚的出现,你很明白心正朝向毗婆舍那的方向运转。当没有很清楚的内观智慧生起,就不清楚心是否朝毗婆舍那的方向进行。心可能仍到处晃,?#20998;?#36825;个或那个。

            在这个世界上,你会发现较多修止禅的。毗婆舍那的经验并不是很常见。譬如,第一内观观智,名色分别智。当经行?#20445;?#36825;个观?#24039;?#36215;的非常清楚,比禅坐?#39592;?#26970;。还在第一观智,初学的人正念还不?#24187;?#38160;。因为刚开始学的人?#19981;?#23433;稳,他们静坐多半会朝止禅的修法。另一方面,经行对身心过程及目标较清楚,观照着看见及感官觉受,种种他们在经行过程中所经验的现象。当动机生起?#20445;?#20063;要观照它。这样一来,敏锐的觉知,很清楚地区分出身心过程。因此,以着经验你会知道,有这样的内观智慧,才会有这样的体验。第一观智是基础,其他内观智慧才能后继生起。

            有些人说:! 我们很快经历过大多数的观智,只剩最后几个了。?#19968;?#35828;:你在做梦!通常当我听到这种说法,?#19968;?#38382;他们正念是什么啊?有?#20445;?#20182;们还真的不清楚什么是正念。他们的正念及定力都不敏锐。那怎么会有可能在观智上飞速进步呢?#31354;?#23601;好像是一个没办法使用正规文法?#19981;?#30340;人,声称他是个英语教授。我不会相信能有这种事的。跟观智同时出现的正念,必须是要很敏锐、很清明、彻头彻尾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确知,这个人是朝毗婆舍那的方向发展。

            所以,该知道的最重要事是:不要过于执着一、两个不寻常的禅修经验。不管你先培育念力或定力,较重要的是要有个强而有力的正念或定力为基础。

            理解内观智慧c

            因为我们在这里练习内观禅修,理解内观,对我们只会有利益的。为了使开示更加完整,我必须要讨论某些禅修经验,你们中有许多人,可能还没作准备好;但是你们可以把它当作禅修的通论。我将要说的,可能会冒险进入敏感地带,因为通常内观禅修不讲这些,唯恐它被误会、曲解。虽然如此,当你继续走下去的时候,我觉得你必须知道某些事情,至少在理论上,足?#35805;?#20320;来处理些东西,特别是当没有资深禅师,在我们身边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内观和智慧

            首先,我们将讨论内观,或者智慧。内观的智慧意思是什么?可以定义为理解或者智慧,来使人知道,来作启示。 它就好像打开电灯,当你开灯后,就揭示你周遭有什么,以及什么是真实法。再次强调这一点,《清净道论》在知道的层次上,给了三个明喻:感知 (perception),意识 (con- sciousness),以及领悟性的智慧 (understanding)。感知?#27426;?#20041;为,知道哪个要观照或者标记。这个被比喻成,像小孩认识事物。第二种知道是意识。意识(觉知),它不像领悟或者智慧般,?#25945;?#25152;理解的程度。第三种知道是领悟性的智慧。在这点,佛教书籍区分出两类领悟性的理解: 1.世俗的理解、智慧,2.宗教、精神上的智慧。这里的差别,在心的驾驭以及烦恼。关于世间智,虽然我们能思考得非常好,得到很多答案,并且做很多事情,但就凌驾烦恼而言,世间智是乏善可陈的。那就是为什么有聪明才智的人,会做出像造原子弹之类可怕的事。这个是受世俗的思考方式影响。虽然如此,主要控制思考过程的力量,在世间智思考背后的,可能会是贪、瞋、痴之类烦恼。因此,这类型的智慧如果被错用,它是有危险性的。

            宗教、精神上的智慧不同。它跟心?#37027;?#20928;有关,清净心要能对?#31283;?#27602;,减少烦恼。这类的智慧可以更进一步,分成三种层次。第一个层次是来自见、闻,这指的是资讯、理论知识。例如,你读佛书,你知道什么是善、恶业,什么是贪欲,为什么这个是不好的,等等。这些全部都是理论。再进一步的理解,来自思考。例如,如果你研究《阿毗达摩?#32602;?#20250;知道有多少个心所,多少类的意识心在。你可以在心里头,内外翻转,反覆思惟,度量分析,从中获得另一种不同见解。或者,你能把所学的,应用在日常生活中,时时想到它,那心、心所?#32479;?#20026;新的知性理解。这个是第二种层次,你通常无法从书本上(直接)获得的。这种智慧是来自?#20102;?#40664;想及推理思惟。需要强调的重点,是第三种层次,智慧由禅修所而来,因为禅修?#20445;?#24515;能在较深的层次运转,比起一般可以作到的思考层面深多了。

            有两种类型的禅修,寂止禅和内观智慧禅禅修(这个是我们现在?#25945;?#30340;)。寂止禅禅修,虽然主要要素是心力集中,仍然需要理解和智慧,才能开发深层的定力。当深层的定力被开展出来,心变?#20204;?#32780;有力,就能发展像心灵感应术、千里眼、知道很多不可能知道的事情之类技能。这也其来自心灵开发的智慧。 那这个是来自寂止禅的禅修智慧。

            毗婆舍那禅修

            毗婆舍那智慧的生起,与世间的真实性有关连,例如身心过程。整个器世间,包括我们,能被概分成为两类:心理过程(名法)和物?#20351;?#31243;(色法)。当你彻底的观察过程,心把它们视为无常、不满意(苦)、无我,而发展出深厚的智慧。当心反覆地观照它们,你会获得更深邃的智慧。

            这类内观智慧进入身心过程,以及无常,苦,无我三共相,帮助我们从所有的现象中,断欲去爱。因此我们超越世俗,找到出世间的寂静。这是毗婆舍那(内观)禅修的特点。只有透过这类禅修,我们才能看清楚,怎样地去发展智慧,以及为什么人要出离世间、解无为法。

            开展内观智慧

            如我所说的,内观智慧不是来自思考,不是从书本可以得到的。它来自实修。这种智慧是以经验依据、实证性的。它来自一种心的层次,比其他时刻更清明、更深地专注着。那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内观禅修,从一开始,就强调正念和清楚的觉知,不带任何思考。这非关过去、未来,而在于当下的现象经验。如果你回溯过去,你会?#23478;洹?#22914;果你去到将来,这只是你的想法的投射作用。内观禅修观照当下,不思考过去、未来,观照当下发生在身心过程的现象,你经验到的真实法性。

            这类觉知,必须在一段期间来建立、增长,因此当你坐禅和经行,它可以连续,吃饭、?#20154;?#20063;都可以连续。我们时时刻刻培育清明觉知,了知当下现象。当我们这么做,觉知和观照变得更强而有力、更集中。

            最后它成为?#30475;?#30340;动能,继续增强,刹那刹那地经验当下的现象。如果你能保持连续不断的正念,迟早你就能专注于目标,这个只是时间的问题。不过,要强调毗婆舍那目标的性质,一定要用真实法目标。不可以用概念法目标。所以,在这方面,有必要理解概念是什么。

            概念是什么?

            概念是什么?

            如我所说,概念是透过心?#27492;?#24799;、想像或创造出来的。有个非常明显的形式,当我们计划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情,或想像筑造空中楼阁。这些都只是概念,并不是真正的,是被我们的心所创造的。其他类型的概念,有更微细的,我们必须把它们辨认出来。这些不是主动的,而是被动的。它们与心理活动过程一起出现。其中有一种是叫声音的概念,例如?#20309;?#23383;和旋律。这些都不是真实的,因为他们是心造的。例如:英文单字自私,就究竟的意义而论,其实它并不存在。它是由子音和母音组成,只是声音。这个单字有两个音节“self”“ish” 在一刹那间,你不能听到整个字“selfish”。你听到不同的声音消世而去。这是声音的顺序,它给心那个自私的观念。实际上,它们只是跟随着声音的振动。另一种类型的概念是旋律,“do- re- me …do, a deer, a female deer…”。在一刹那间是不成调的。只有音符一个接一个地出现。到达心,心铭记下,因此旋律就出现了。这是声音概念。

            另一类型的概念与形状有关。形状跟距离、方向、尺吋有关。它们全部不是究竟真实。例如,这在我的右边,这在我的左边,对你而言,哪个是我的右边,哪个是我的左边?左、右边是概念,依所谈到的两个物体的关系而定,你当时正面向哪一边等等。同理,距离和时间也一样。甚至对形式和形状的想法都是概念。我们好像马上就看到了一整个东西,但是在思考过程,并不是那样出现的。电视上的?#26551;?#23601;是一个例子。他们一个又一个,迅速的出现,但是我们看见的是同时出现。形式和形状是概念。就形成而论,我们经验到的,只是颜色和光,迅速地来来去去。时间也是一个概念,它倚赖过往事物的功能。来来往往的事物,他们真的全部在。他们出现并且消失,然后成了过去。如果还没出现,那我们会说那是未来。当它正在进行,我们说它是当下。这些全部是概念,我们不能从它们中见到究竟真实。

            另一个重要的概念,我也必须提及的,那就是人-的概念。这是个相当中心的概念。当心抓住了的概念,由于坚持这个概念而被蒙?#21361;?#23601;不能超越这个层次的思考逻辑、经验。当我们说一个人-史密斯先生或者,史密斯女士-谁是这个人?你努力地往内看。当你一直在观照?#20445;?#22312;那里的是什么?你在身体里找到自己吗?你找到的是身体在走路、坐、移动、紧张、热等等。这不是你,你在那里不能找到自己。那当你看感受,感官觉受来来去去,它们也是不你。看着你的心。你的心并不听你说的。当你要它不要去思考,它还是在想东想西;当你要它想?#20445;?#23427;偏不想。当你不想要睡,它偏睡;当你想要睡,它偏不肯。好像它有它自己的生命一样。我们通常说的是这些过程的功能,但是如果你执着人是种究竟真实?#20445;?#20320;就不能超越这?#27490;?#24565;。当我们说,这个人是谁?你往内看,有的只是这些复杂的身心过程。

            我们还会遇到其他概念。例如,那些跟着观想而来的,这与止禅禅修较有关系。有?#27604;?#20204;观想很多事物;譬如观想像天人和佛陀。这些都是心造的。如果你知道了你造出他们,通常你就不会把它们当一回事。不过,有人在心里造了一尊佛,他们认为那是真正的佛陀。当你能认清观想是概念?#20445;?#37027;它们出现在你的禅修?#20445;?#20320;就不会去专注它们。你要集中注意力在真实法上,即身心过程,观身如地、水、火、风四大要素。例如,在你坐的禅过程中,你观?#20849;可稀?#19979;,你专注在真实法,而不是胃的形状,形状是一个概念。同样的,上、下这些字眼本身也是概念。虽然如此,在开始的时候,我们必须有方便法来当(辅助)工具。这些是帮助你集中注意力在真实法上的。即使当你经行的时候,你念?#20063;?/span>左步,单字的也是概念。当你观脚步的提起踩下?#20445;?#20320;会有脚的形状出现,那也是概念,但是在开?#38469;保?#36825;是无法避免的。做些练习后,当你专心于脚步?#20445;?#20320;就不会去想脚的形状、脚趾和后跟的位置等等;你只觉知移运动和感受,那是经行的过程。同理,当你观?#20849;可稀?#19979;,你要专注在那些真实法上,而不去看胃的形状,但是你也要觉察到那些延展的感觉,如扩张、收缩的移动。重要的是对这些要有清楚的觉知。正念是在这种状况下建立起的。

            正念

            就觉知而言,正念像一道非常清楚的光,彻头彻尾的?#25214;?#30528;我们的觉受,身心过程。如果你要求某个人,把他的手放在?#20849;可?#26469;观上、下,他知道它提升上、并且下降。不过,你要那个人详细地描述过程,那个人就没办法告诉你;他只会说:嗯,它上上下下。那是很肤浅的正念,无法渗?#28014;?#26368;多,它只是普通的知道,带着一点点的正念,不足以发出内观。如果你能跟?#20849;可?#21319;和下降很久,它将变?#20204;?#26970;一点,因为你?#20013;?#30340;好一点。就增强定力而言,这样的正念是好一点,但是还不够产生内观。内观超过定力。对于内观的出现?#27492;担?#20320;必须要就三共相的特性来观上、下。

            例如,当你观看上、下,很有正念地跟着它。当你更有正念?#20445;?#20320;必须观不同的类型的上、下,它有时长,有时短,有时快,有时慢,以便能侦察所经历的顺序。然后,再进一步它上、下变得像波浪一样,以着这?#21482;?#37027;种方式进行。这显示上、下运作的形式、模式变得更清楚了。最初,主要是形式。整个腹部提升,像气球一样扩张;然后它下沉,像气球一样拽泄般收缩,这些是形式。它朝这方向、那方向快速移动,这些都是模式。虽然这些还是概念,但是有移动的观念在,紧绷、振动的特性,等等将变得更清楚。它变得非常清楚,那里只有紧绷(硬),不再有这样或那样。有的只是刹那间特性的生灭。

            再?#25105;?#19978;、下为例。它有一个起始端点,缓慢或迅速地移动,直到端点,停了下来。如果它慢慢地移动,上、下就变得很长。当它快速移动,上、下好像短了点。它们是有关的。如果我们用长短、快慢?#21050;?#35770;,那我们觉知到了移动,不过还是有概念牵涉在内。所以,它可以没有开始、中间和结束。如果它是在末端,那它就不会在起点。如果它是在起点,就不会在末端。末端和起点不会在同一个刹那发生。?#27426;?#20013;间呢,有许许多多的点在移动。那在刹那间,你怎样地经历到一个长或短的上、下呢?你如何经验到快或慢的上下呢?#31354;?#20123;长,短,慢,快等等语汇,起?#20154;?#20204;都很有用,否则是不可能观到任何东西的,不可能集中注意力,定力就没办法培育。当你学会集中注意力?#20445;?#20320;将被告知,去觉知刹那刹那间的移动,例如,它的特性、感受、觉受 。那就能够观?#25214;?#21160;,像它是一个个点,而不是一段线。当你能这样做,你到达之处,是纯然的觉知的生起,不再有其它的东西。那你就到达我们称胜义法,究竟真实的境界,譬如纯移动的要素,或纯风大的要素。当你能够非常清楚地观照它,你也就能观三共相了。

            在此,有必要?#37027;?#35843;,能够?#20013;?#35266;照究竟法,并不意味着内观智慧出现。另一种究竟法,你太不需要?#21387;?#22827;去找的就是痛。痛是种感受。不管谁有痛在,它就是痛,它并不主观,既不是过去,也不是未来。另外,当你观痛?#20445;?#23427;也是出现并消失。不过,观痛并不意味着你?#24515;?#35266;智慧。相反的,你可能变得更?#30452;?#24575;怒。虽然如此,如果你能保持心的平?#29627;?#19987;注在当下,在目前的现象,在痛的感觉,你非常清楚地观照它,那你就能理解它的特性。

            内观智慧

            第一个内观观智是名色分别智。他们说,当你观上、下,你能注意到心的特性,那就是观照要做的事。观照的心是一件事情,上、下的移动却是另一件事。内观智慧是一种能力,它依现象的自然发生,来认知它们的特性。我们可以把它们当纯究竟法,巴利称 paramattha dhamma。当你从概念法中释放你的心,它的特性就会呈现。当你不带思考、概念(不论是主动或被动的概念)?#21050;?#39564;它,它就会在那里,因为它是特性的呈现。另外,当你非常清楚观照特性,你会清楚照会到,它不是你。观照的心,也是另一特性的呈现,那也不是你。那里没有人。观照者()和观照()都是特性的呈现。这是非常清明的经验,一旦你体验过它,你就能激发它,把它带到其它目标。这是心以纯然究竟法来做它的观照目标。

            当一个人能够观照痛?#20445;?#36890;常发生的是,他可能会想,我的脚痛!然后,脚的概念来自两种方式:。如果脚的概念放下了,剩下就是我很痛!。当你放下了对的想法,只有痛和心在,但是如果心没有正念,那心只会躁动,不能正确地觉知事情。不过,如果心有正念,你能忍受痛苦,只知道痛在那里。如果正念非常彻底,你观照痛,它将非常清楚,它的性?#24335;?#38750;常生动,如此地生动以致于痛将与你无关,这只是它本身特性的呈现。心知道,这也是特性它本身的呈现,应该是不会有任何干扰。以这种方式,你所理解的,会更符合我所想的内观智慧层次。然后,你知道这是真实法,而不是因为书里有写,不是因为某人这?#27492;担?#19981;是因为你认为它是这样子的;你以清楚的正念觉知到它,这不是想像。这样的觉知是非常清楚、敏锐。比平常的觉知更敏锐。

            经常发生在较低层次的内观智慧的就是:概念化紧跟在经验之后。特别是当内观很清楚,它能引起其他类型的理论,使事情更加错综复杂。经验是一件事情。跟在后头的想法是另一件事。你可能会开始建立一套理论,关于这些是怎么发生的,你可能会开?#21450;?#32463;验跟不相干的事情相结?#24076;?#36825;些可能都是不正确的。因此,有二件事情。第一件事是实?#23454;?#32463;验,另一件事是对平常生活的思考有影响。初期内观经验的影响可能很猛烈的,有些人可能没有心理准?#28014;?#36825;样的话,很多负面的思考会跟随着出现。恐惧可能出现,因为在平常生活中,可能会起执着。关于这点,如果没有?#23454;?#30340;指导、支援组织,可能会完全失去信心。你的内观可能很强,但是它可能不足以去除全部的烦恼,如果相关的烦恼很强,可能会使事情更加复杂。它们可能会鼓励你,以不同的观点来看事情,直到你会害怕的程度。原先的经验是真实的体验,但是如果没有心理准备,随后的思考可能会有负面的影响。当然,这因人而异。有些人很容易接受它,有些人就不是这样。如果在禅修期间,这个状况发生了,展延禅修期,实际内观特性进入身心,没有概念,没有思考,?#20013;?#28145;化直到建制良好之处。它甚至可能会证达道智果智,开悟的层次,完全证悟。

            当然,这个过程并不是弹指间可得。通常它是很长的过程。整个过程层次,论书、佛经提到的有七种清净或十六观智。

            第一个内观智慧与想法?#37027;?#20928;有关,放弃概念上的。在经书中,佛陀开示我们,对一般的作息和思考的生起,要正确的觉知。通常,当一个人在想事情?#20445;?#24605;考过程围绕一件事,就是我的自我,所做的事情,还有全世界都围绕?#25243;?#24049;旋转。佛陀说这个是没智慧的注意力,特别是执着有个在。这不是正见,因为这样的想法,渴爱,忿恨,等等出现。但是在佛法里,当你能够观照到,那里实际上并没有个在,只有身心现象,全世界以自己为中心的想法与这个人并没有关连,而被看待成,缘于纯正无私的正念,一种纯然清明的觉知,那就是只有现象的特性。一切事物不是”,不是我的。它们只是现象事件,由于因缘条件而生起。在这阶段,我们说的是从错误的看法中清净,邪见是执持个自我,?#24904;?#26377;我的这?#27490;?#24565;。

            《沙门果经》Brahmajala Sutta提及六十二见,这些邪见是依附对自我的执着。当你能根据自相,观察这现象,你非常清楚地、一个接一个地观照他们,相依性的缘起或者相依性的存在关系,生命的因缘条件就变得非常清楚。这相依性的缘起、因缘条件,关系着第二种见地?#37027;?#20928;,和第二内观观智。这与对治相关的时间、过去、未来等等的概念有关。它摧毁了对时间等等的概念。这个一旦可行,三共相会变得更清楚。

            全部十六内观观智(有时会说是十八内观观智,前二是蕴育阶段,不算正式观智)可被归为三类。这些是洞察无常、关于无常的智慧,洞察苦、关于苦的智慧,洞察无我、关于无我的智慧。

            洞察三共相的特性

            在这个项目,有必要对内观在这三共相的特性,交代清楚。为了更好的理解,教法上给了些定义。它们是为无常(aniccaimpermanence)、无常相 (aniccalakkhana)、无常随观(anicca- nupassana)。教法上定义无常:关于五蕴的无常。这些身心过程是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,五?#25506;?#26080;常。

            表示五蕴的真实性质,这些身心过程都可以概括为无常。这无常是什么?我们讨论的是无常的特性。特性指的是相。他们不是无常本身,只是那个。就好像有一个指示牌标示往Katoomba 的方向,标示牌本身是并非 Katoomba。当你跟随标示牌走,你会到达 Katoomba 这个地方。另一个例子是:当你用手指向月亮,手指不是月亮。同理,这个无常相只是指向无常。

            那无常的相是什么?无常相,只?#20013;?#19968;刹那间,它生起后又消逝去。我们通常称变化的,就是无常相。它会有一个开始和结束。

            那这无常是什么?无常是那个,当它一出现,然后就消失了。有一位比丘定义它为:当你能经验出现和消失,到某种程度,出现和消失之间没有差别。那当下你就经历了无常。这个也是我们叫刹那刹那,变变迁迁。如果,例如,当你观照上升、下降,首先你默念上、下,上、下 如我所说,话是一个概念,但是它是带你去经验移动的概念,经验腹部移动过程的感觉。你可能会想出,腹部像一个大的气球,扩大并且缩泄。气球的想法是一个概念,它跟着观照来的。不过,当你继续着,更明显的是,伴随着它前来的变化。它有时快,有时慢,有时以这种方式,有时以那种方式出现(譬如旋转)。这种模式是一个概念,可是它就在那里,这没有帮助。你要做的是,?#20013;?#25289;着心,观真实的感受。当你能感受到它?#20445;?#37027;么那里只有觉知到的一个在。好像是由很多点组成,这些点不能一起出现,只有一次一个点、一个点地出现、消失,出现、消失。你能更专注在那纯然的觉知,非常清楚,通常会发生的是当你开始观见,如同一连串的移动,以及一连串的觉知。它经常能被认为像是一条直线,虽然它不一定是条直线,因为直线也是个概念。当你观?#24080;保?#23427;变得更接近,接近于一连串的觉知,你的结论是:它只是流动过程在那里。

            另一个例子,起初你能观照成两节,好像在中间有短暂中断休止。如果你更进一步地观照,好像停止三或者四次,好像中断成三、四节。那么如果你更仔细观照,它好像中断成十节,然后成一百节,当然你不能去数它。所以最后,有那么的一刻,只出现,接着也消失了。当这种状况发生?#20445;?#20320;就不能再思考了。感觉,紧绷(),和移动本身就不再明显了。明显的是刹那相续的变动和过程。它正如你看电影的荧幕。在这个底片一格一格地打上,一格一格打下去。当这个变得越来越迅速,那会怎么样?#30475;?#19978;打下,接上、关下,开、关、开、关,直到你看见不到个别的单张底片,你只知道它快速翻动。没有时间看清楚单张底片的内容,因为它只?#20013;?#24456;短时间。换句话说,首先心专注在觉知上,当你以纯然正念,觉知到感受的特性,以当下纯然的注意力去观照,你只照见过程。当你只照见过程?#20445;?#20320;就照见无常。因此,不管它是什么,是四大的物?#25163;?#37327;,或者是感觉,或者它是意识觉知,或者它是一种心行,当一切被缩简到流动过程,那就没有什么差别了。当你达到那过程,或者见到刹那相续的变动,你观见无常。那是为什么你可以说,它不只是物质,它是无常;但是五蕴的身心过程也是无常。

            究竟法的真实的本性

            无常可以被描述成:究竟法的真实性,现象法的真实性。无常是一个字,表达的意思是真实,但是我们首先要能观察这些现象。你不能停留在表相上。你要贯穿、渗透入它们,进去真实法。你观照身心刹那刹那的变化,观照毗婆舍那目标,但是你不?#35797;?#20381;?#25509;?#23427;们。你直接引导心观察这些事物,但是你需要一个清明和没有偏见的心。然后对事物你没有任何先入之见,当你推动心、引导它,让它?#20004;?#37027;些流程,进入过程本身。你不应?#20040;?#26377;任何偏见,像是很多的泡沫,出现又消失,很多微细粒子,出现又消失等等。你一点也不存有任何想法,它将会如何或者应?#36855;?#26679;。你应该把心保持在一种自由、适合于你自己的的独特的?#21050;?#22240;为内观出现的形式,会因环境及个人习性而异。有一?#27490;?#21516;的模式,都是非常迅速地出现和消逝,每个人的经验都是独一无二的。如果你有先入之见,那你的心的自由度就被束缚住,自由才能开展内观。以前有禅修经验的人,会努力?#19968;?#20182;们的过去经验,不过我们并不建议你这么做。如果你有正确的方法,你照着练习,那些内观观智与禅修经验自己就会出现。如果你努力地去相符特定的模式,以及禅修经验是应?#36855;?#26679;,那你实际上是延迟、限制你自己的进展。它能以稍微不同的形式出现,没有强加限制住自我,它甚至会容易些、快一些出现。那就是当我们说,你要把心导向无常相的意思。你不能预想无常的经验将会是怎样。你必需有一真正清明和开放的心来让它出现。不要有任何期望是很重要的。透过经常不断的观照无常,入无常相,最后就会证无常性。

            在巴利文,苦的单字是 dukkh a。当你说苦?#20445;?#23427;指的是五蕴,就像无常一样,它指的是五蕴身心过程。苦相是压迫。最明显的,是来自我们称为 dukkhadukkha 苦苦或者是疼痛的苦。这指身心的痛。譬如当我们牙痛或者头痛,背痛或者?#24525;郟?#24863;到?#21387;?#36825;些全部都是苦的相貌。那很明显的是()压迫。不过,当我们谈论五蕴苦,那表示五蕴身心正受到苦迫,因为它们是无常。苦跟无常是一样的。所以,实际上它们是有着相同意思的两个?#21482;悖?#20294;是对还没有经历过它们的人,只能观照见那个相,而不是究竟法。就三共相而言,如果你想要贯穿苦的真正意义,那你就必须观照无常。一个人必须反覆观照的变化的迹象。当一个能够反覆观照的无常的变化相,然后他就能更清楚的观照苦相。最后,你清楚的见到无常,你也将能清楚的见到苦。换句话说,他最后把心带到观照见刹那相续的变化,尽可能地观照身心真实的过程。然后,你将意识到心本身刹那刹那的变迁,它是苦,这个经验,像是强烈的痛。这种苦是心苦,比身苦的成份大些。然后心能意识到,在中所佛经中所提到:凡是无常皆是苦。

            苦倒不是因为你执着财产、身体,或者当你有变动、变老或得病。那是较为世俗型态的说法,合理化的说明。在实修,因为你观?#23637;?#31243;中刹那相续的变化,这是真正的无常,非常清楚地,苦是很明显的。这个苦是刹那刹那的变化,形成不稳定、不安宁的经验。它是一个真实的体验,有点像痛和精神折磨。它正是有情生起苦的基础。

            这一切的目的,要记住,是出离:放下所有无常的事物,舍离所有的生起和灭去。除非你能亲身体证,否则心将无法不执着它的因缘性,对任何有生灭现象性?#23454;?#20107;物不起执着。当你不能用那种全然不起执着的方式,心仍然?#35797;?#21040;某些因缘事物上,某些攸关生死的事。尽管你可以在非常平和、微细的某些事物里,寻?#37326;?#31283;的庇护。不过,当一个人能照见所有因缘事物都是不满意的、苦的,那心将不起执着。另外,当心能不起执着,心就不?#35797;?#22240;缘法。当这个发生了,心实际上转向无为法了,转头朝向我们称为涅槃的了,因为无为法是恒常不变的现象。与因缘法身心受苦的?#21050;?#30456;比,这是绝对永久的寂静。然后你也会理解了为什么我们说毗婆舍那禅修,是通向无为法的唯一的道?#23613;?/span>

            好像很多人不认为,毗婆舍那禅修,是通向无为法的唯一的路径。不过,如果你重视无常和苦这个重点,只?#24515;?#35266;禅修能带你的心,观照无常和因缘条件所生诸苦的性质。只有当你观照这个?#20445;?#20320;才会把全部的因缘法弃置一旁。除非你的能心开展出真正强而有力的智慧,那些根深柢固,对世俗五欲和存在体的?#35797;?#25191;着,会把你挡在那里。你就不能自由,因为你的心不想要自由。心看不见自由的需要,因为它没观照到苦,以及因缘性出现的遽苦,出现在任何生灭的事物现象里。

            这表示我们对的无常的觉知的开展必须非常的敏锐。照见某些具有着特性的东西是较容易入手的,例如,?#21462;?#36339;动、紧绷等刹那刹那的生灭变化。观照痛觉的生起出现和消失是容易的,但是观?#25214;?#35782;是较难的,譬如的愉悦和不苦不乐的感觉,那种一般人通常不能清清楚楚地去体验它。只有你能观照这个为无常,你才能照见苦在无常背后的真正意义,当你的禅修和定力深化,这将变得越来越微细。感觉变得更微细。所缘和心理目标都会变得更微细。如果你不能时时刻刻的观察这些生灭迁流,你将不能观照到它们的苦,因为你见不到它们的变异,你把他们视是绝妙的、令人惊叹的。因此,除非你能观?#24080;?#26102;刻刻的改变(无常)和苦,苦是无常变动的结果,那你是无法超脱离欲的。

            在刚开始的时候,虽然你见不到刹那生灭,你可以见到一些明显的变化,能更清楚的观照到变化的出现,然后超脱,厌离才会发生。起初,你不能觉知到无我,因为心的仍然?#35797;?#20110;自我的想法。当你观照身心变化,对自我的执着就慢慢地放下,然后身心的过程变得更加清楚,无我的特性就会出现。你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身体感官,实际上那不是你; 观照的心,只不过是的观照的心;以及那种感受和整个大量苦,它们不属于我。”“并不是痛;心如此清楚的观苦,它也不是,它只是观照的心。这种经历只出现在,当你能观照变化,和由变化而生起的苦。当无常相变得更清楚了,无我相也会变得更明显。只有当无我相变得明显,无我才会变得明显。这无我跟五蕴是相等的,只是用不同话来描述真实法,无常与苦也是一样。

            简而言之,那些相只是指标,指出你的心必须观照的方向,当你实际上经历了过程,你并不去期望他们怎么个样。实际上无常,苦和无我是实相法本身,可是你观察的那些事相,像是变化和苦迫,它们实际上只是引导你去体验真实法。

            不同层次的内观观智

            所以一切无常、苦和无我,这是真实以及因缘条件性的,依据五根强度的不同,有不同层次的体验。五力是信力,精进力,念力,定力和慧力。当念力,定力,和慧力变?#20204;看螅?#20320;将会在更深的层次经历三共相。层次更深,内观智慧就更深。

            观察的一般?#37027;?#21183;,是从粗的变化和苦迫开始。然后,当现象性质,被清楚观照成无我,无常、无常相也都变得更清楚。苦相、无我相跟随着来。当这三种相都变?#20204;?#26970;?#20445;?#26080;常、苦、无我的经验(不只是相),变得更清楚。换句话说,对真实法的体验变得更清楚。

            请记住,当我们说对真实法的体验变得更清楚,我们意指着经验,指的真实法总是相同的。去经验它,使它变?#20204;?#26970;,或者像是不太清楚。因此,这些不同层次的经验,可以被认为是不同层次的内观智慧。例如,十六观智中第一观智名色辨别智,其为很明显的无我内观智慧。不过,第二观智是缘觉智,第三观智法印智,涵概三法印智慧,那是清楚理解的智慧,能与三共相中任一种有关。在这种情况下,在你的实修经验里,三共相中任一种相会变的更清楚。当你到第四观智?#20445;?#29983;灭的内观智慧,无常相变?#20204;?#26970;。当你进入恐怖、危险境界?#20445;?#21388;恶和愿出离,这第四内观观智,苦的特性变?#20204;?#26970;。当你谈论内观关于平等舍,无我的的智慧就变?#20204;?#26970;。所以,你能明了,虽然全部的三共相都涉及真实法,在某一时期,其中的一种特性会显然更清楚。当你观照见更多无常,你经验更多的苦。当你经验更多的苦,出离心就会出现,你会经验更多的无我,这样地循环继续。

            主要的目的是清净

            在这里,这些经验主要目的是清净解?#36873;?#28165;净来自观照诸法无我。那表示,你不再?#35797;?#36825;些身心过程。不只是粗的?#24904;。?#36830;同非常微细、根深柢固的执着心都要舍离。当内心深处的执着都被放下了,那?#27492;?#21097;的就是本体实相(Nature)了。另外,因为你观照苦,你就远离无常诸行;心就能释放自己,在无为涅槃境里找到寂静依怙。

            这是内观禅修理论的概要。

            要留意的事情

            在过程里,当然是有一些要留意的事情。禅修手册总是告诫禅修者提?#32769;?#38449;。其中有描述我们?#39047;?#35266;(的修行过程可能会有)的染污、不圆满。当你到达一定层次?#20445;?#36825;些可能非常明显、非常清楚出现在禅修中。这些陷阱经常出现在较低层次的生灭随观智(udayabhaya nana它并不是不会在别的什么地方出现,但是它这个阶段会非常强烈地出现。关于这点,不管我们经历什么,多令人愉快、令人赞叹,或者多么惊天动地,如同其他现象一样,只要观照到它们。它们只是生起?#32622;?#21435;。除非你能观见它的无常性,否则它会是一个陷阱。它可能会引起渴爱、自满或邪见。渴爱是当你发现境界是那么令人惊叹,你就一直越来越想要它,那执着就出现了。你觉得自己很有修行,有了不起的成就,你?#25512;?#39556;慢心。那是执着的另一个形式,烦恼因此生起。或者,你认为你已经找到最高的禅修境界,因为你经验到了非常平静和美好的精神?#21050;?#20320;就会想:嗯!那是涅槃。你执?#25243;?#24049;的禅修经验是最高的境界,那是邪见。当它发生?#20445;?#20320;不仅是停止进步,并且你会能遇到更深层的问题。有极端的个案,他变得心理上有缺陷,有点神精病,成了一个经神病患。因此,你一定真的警诫自己这件事,虽然听说过这些,当它发生在自己身上?#20445;?#20250;被击垮,掉进这个陷阱里

            十?#27490;?#26579;

            有十种不圆满的内观,或者十?#27490;?#30340;染?#29301;?#36825;十种烦恼实际上心是纯净,由(后续的执着)好的经验所导致,但是最后一个的例外,它是真实的染污。虽然经验本身是良善的,因为在执着,可能会堕落。因此,在这要记取背后的教训是:任何令人愉快的经历,请正念观照他们。十?#27490;?#30340;染, 即:

            1 Obhasa—光明,(见光)

            2 Nana—智(观智),

            3 Piti—喜(是观的喜乐。生起小喜、刹那喜、继起喜、踊跃喜、遍满喜的五种喜而充满于全身。),

            4 Passaddhi—?#37027;?#23433;,

            5 Sukha—乐,出现禅悦

            6 Adhimokkha—胜解(即信。生起与观相应及信乐,强有力的信解。)

            7 Paggaha—策励(即精进。生起与观相应不?#27801;凇?#19981;过劲而善猛励的精进。)

            8 Upatthana—现起(即正念)

            9 Upekkha—舍(即观舍与转向舍。还未到出世间智)

            10 Nikanti—执着。

            你可能遇到的困难状况

            其它该记住的事情是,在禅修的过程中,你可能遇到很多困难的状况。这可能有很多跟有关禅修,以及你的烦恼心。听说,如果禅修者的烦恼?#37027;浚?#31109;修要进步比较难,因为禅修进步跟心?#37027;?#20928;有关;如果有许多垃圾要清理,这就很难清净。另一个例子,如果有许多痛苦、瞋心是强烈的人,那在观照痛时要保持平静是比较难的。观照疼痛和苦,在毗婆舍那禅修是不可避免的。因为,譬如说,如果某些方面的愤怒是强烈的,它们将反覆出现。另外,瞋心也跟执着心相连。会起瞋心,因为你得不到你想要的。执着心也与无明和愚痴相连,你不能接受、观照无常的实质,因此你被迷惑,并且因为那样,你起执着。当你起执着,事情不按你想要的模式发生,你就生气。因此你很清楚,这三种低劣烦恼根相互连接,它是一整个犯罪集团。那就是为什么,烦恼性强,某些的阶段的禅修可能会非常?#36873;?#22914;果你不能处理它,你会停滞在那里,如果你不小心、不净化,心会变得更麻烦。在这样的状况下,寻找?#23454;?#30340;建议是很重要的。心变成前所未有的骚乱,没有一丝正念在,这个时候,你最好返回?#20132;?#26412;要点,并且放松一点。

            你可能读过?#24515;?#20123;内观观智,为恐惧、恐怖或者厌恶之类。某些人可能惧怕这种状况。这不是真的感?#36739;抛牛?#23427;是在观照身心过程中,有些恐怖的性质,这是内观智慧。因此,如果你观照到某些可怕的事情,并不意味着你将被吓坏。如果你被吓坏,那这不是内观智慧,它成为一种恐惧。如果你的心不够强,它出现在你面前,不好的影响可能会立即跟着它来。它不能作为一种个好的祝愿,会变得不那么有利。那就是具有?#30475;蟆?#31283;定的正念会是很重要的原因。如果它是定力的问题,那?#27604;?#20309;程?#20219;?#32454;的现象都会被放大。当它被放的很夸张的大?#20445;?#20320;的正念又不强,不足以接受它,并且观察它,它就不会是内观智慧,烦恼心可能会现起。因此,?#30475;?#30340;正念是很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禅修发展过程中的的三个模式

            我想在建立三个内观禅修开展的假设模式,例如,发展到深入三共相。

            u 第一个模式是显微镜的譬喻。内观的进步,像一台显微镜,它一直增加它放大的能力。显微镜增加(倍数)放的更大,载玻片上的样品的性质可以被观察到更细。当你观照三共相?#20445;?#23427;也是一样的。内观智慧增长,真实法就变得越来越清楚。当然,这不是弹指间可以发生的,它是慢慢地增加。这个模?#25945;?#20986;了一个观念,内观智慧并不是由思考而来,而是从纯净、清楚的集中意识。一定是有个动机要来观照,及经历更深层的现象。如果一个人自满于禅修境界,那他就可能不会再进步了。必须精进不?#28014;?/span>

            u 第二个模式是种树,种带圆锥形的植物,像桧木或者云杉。这棵树,当它生长,必须先有稳固和坚强的根。如果根的生长系统不很强?#24120;?#23427;就不能支撑一棵高大的树的生长。根象征整个善业和德行。当树木生长,它是要按部就班来。第一层的树枝,它伸出枝干,然后下一个更高的枝桠才能长,较低的枝干必须充份伸展,那根要伸展更远。当这两层?#20219;?#24314;立后,然后第三层才会长的好。当第三层生长,底下那两层要长的更好。这意味着,在更高的层次能成长之前,?#23454;?#30340;基础经验是必须要先开展。例如,在你能观照更多现象之前,你的定力必须?#20013;?#38271;久、深厚。因此,当你观照一些新的现象,在你能观照更深的现象之前,你必须观照它够久、够清楚。对于第三层枝干变得更茁?#24120;?#31532;一、二层也必须要更强?#22330;?#20320;是不能忽略、忘掉基础的层次。这表示将经常的重复早期的经历,在新经验出?#31181;?#21069;。你必须要学会忍耐。

            u 第三个模式是炼成长寿不死的万灵丹。你在西方或许看不到这个,不过华人通常是利用人参。有个人参的传说,当人参变得能长寿不朽,它的根将会长成人的形状,变得有灵性,并?#19968;?#36305;来跑去。那人们就想抓住它。当抓到它?#20445;?#23427;会再次变为人参的根形,人们吃它了,它?#32479;?#20026;一种万应灵药。因此把?#32963;?#25918;在里水熬,必须慢慢地熬它,菁华才会被提炼出来。同理,为了得到内观知识,你必须开始坐下来熬,那就是熬炼你自己。你观照痛,你观照上、下、坐、触和念头,一次又一次地观照这些目标。渐渐的智慧就开了,从观照种种生灭中,带来离欲。

            涅槃一语

            最后,从理论上来讲,我对涅槃有个忠告。当你进入较深层次,完全放下这身心,正念和内观就更成熟。当这些所有的助缘及波罗蜜(菩提资粮)都成熟,那时心转向寂静无为?#21050;?#20986;凡入圣。换句话说,身心脱落,进入一个恒常的?#21050;?#25105;们称这为绝对的真实。不过,关于这个是有许多道听途说,很多错误的观念会出现。有时会很糟。例如,?#24515;?#20010;案例,某人到某处禅修。她在一座大楼顶上,远眺河流的对岸。她能看见阳光?#27704;茫?#27827;水川流不息,浮云飘游不定。当她看见这些现象,激发灵感,以致于她认为自己已经开悟了。她认为她真的理解无常,并且自认是个预流(初果圣人)。这是很奇怪的,你知道,因为涅槃性跟看见什么、听见什么或跟六根门头所对的境并无关。如果你多少懂些理论,那你将会知道这样的一个经验,并不可能是涅槃。它可能蛮纾发人心,但它不是无为法的体证。

            另一个人到了个境界,当他开始观见泡泡遍布他全身,觉受到处出现又消失,某个人就帮他下了个结论,他已经是个不还(阿那含,三果圣人)。这件事跟灭除烦恼没多大关系,经验到全身觉受到处出现又消失,就把他带到这个定论。另外一个禅修者说:是那样的吗?她不太信服,我也一直经验到这样的现象,那我也一定是个阿那含?!第一个就?#30446;?#35828;:从某个角度来讲,你是的!这显示,当一个人执着某种想法,就放不开它。这是一个错误的看法。

            禅修境界可以到非常细微的?#21050;?#20320;能努力禅修到非常深的?#21050;?#37027;时会有一会儿,心变得好像是无意识;然后你出来,你会认为它是很殊胜、令人激荡的。有?#20445;?#20320;会进去很久;当你出来,那里什么也没有。有人认为那一定是涅槃。那是另一个陷阱。它和睡眠之间有差别吗?有些人可能会说那是不同的,但是差别在哪里呢?#31354;?#20123;人会变得很执着他们的经验。不过,你要记得,涅槃并不是到一种心茫茫然,或者进入一种无意识?#21050;?/span>

            如果你念过《阿毗达摩?#32602;?#36807;程变得更清楚了。在第十四道智、第十五果智以后,心?#24230;?#31532;十六观智-返照智。在《阿毗达摩》里,返照智的是欲界心与智慧相应。换句话说,它像是心在观照上、下,只不过是在一种较深心意?#37117;?#20013;?#21050;?#20294;是它知道当下什么了发生。在那种?#21050;?#19979;,心?#31561;?#30340;目标是涅槃。那意味着,在那种心理?#21050;?#19979;,绝对的真实的特性变为明明?#19990;省?#28165;清楚楚呈现在心中。当你禅修,你经历绝对的真实,你会知道它是什么。

            这是《阿毗达摩》分析思考过程(心路)和意识心所讲的。因此,它是种非常清楚的经历,百?#31181;?#30334;肯定的事。

            我的比丘师兄曾?#20351;?#32517;甸的一位老禅师有关于这个问题,他说:喔!你绝不能错过这个。它像是闪电打在你头上!因此,它不会是一片空?#20303;?#20160;么也没有,然后就出来了。重要是,这是对出世间法的体证-无为法的?#21050;?#36825;个人要能用他自己的话来描述它。最重要的试验将会是在那?#21050;?#20043;后,随后烦恼心的程度。

            要记住的重点是,我们只要勤奋不?#28014;?#33510;在我们(五蕴)里头,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,来培育永不嫌多的正念。那么如果我们的业力以及时间允许,有一天我们可能证达所坚持的目标。经书和那些禅师们都告诉我们,它是件可以达成的事。不过,必须勇猛精进。

            结语

            不过,如果你认为你已经开悟了,我提供你一则禅的公案作为结语。通常?#19968;?#32473;暗示他们已经证悟的学员们这个禅?#28014;?#25105;问他们:为什么一个完全证悟的人,所有的烦恼能被完全根除,从不曾再出现?#24656;?#24735;以前,你的瞋忿和贪爱一再生起,虽?#27426;?#26399;间你可能会没有。然后为什么当一人完全证悟,体验出世间法后,烦恼就不再生起?为什么?我这?#27425;剩?#20294;是他们只有搔搔头。重要的是,禅师不是帮你认可的,他们要确定你会一直修行,直到你死的那天。

            a16 心的荒野b

            经藏是佛陀对各种各样、不同的背景的人的开示。它们最初是口耳相传,过后才有记载,展转流布。

            经藏内容数量庞大。这里采用的是来自《中部》。经名是《Cetokhila Sutta?#32602;?#24515;的荒野经) “Ceto”或者“ceta”有时也作“citta”,它的意义是心。“Khila”意义是硬结、硬度或者刚性。土壤是肥沃的,但是表壳?#25351;?#21448;硬为时已久,坚硬度就好像这种寸草不生的硬土。在普通惯用的语言,描述这种性?#23454;?#26367;换的字是?#20498;稀?#24858;蠢、愚昧(头壳硬了)。

            Cetokhila 的翻译是心的荒野[a2] the Wilderness of the mind),相当诗意的翻译。但是,语意上它是表示没有感觉,或者心的硬结(心处于不工作?#21050;?/span>)。它?#20174;?#20102;顽固, 不接受等等。

            当佛陀开示这一经?#20445;?#20182;正在名为舍卫?#29301;?#21521;比丘们讲开示。他清楚明确地指出,禅修没有多大增长的原因,他的建议和讲解,在此陈述地非常清楚。佛陀告诫诸比丘,:诸比丘们,任何人不能抛弃心的五种硬结(以下译为心的五?#21482;?#37326;),因此没切断心的五种枷锁,修行是不可能增长,遑论力行教法,严守毗尼。

            达摩(Dhamma) 是教法,毗?#25105;?#27607;尼(Vinaya) 是戒律。它真正的意思是,修行的成功和实践在于达成证悟,那是清净和证达最高的果位。如果不能弃置心的五?#21482;?#37326;及枷锁的话,禅修要有进展是毫无可能的。

            心的五?#21482;?#37326;

            前四种是关于怀疑,第五种是关于心的忿恨。

            心的第一?#21482;?#37326;,正如经中提及,是当你怀疑,没有办法下定决心(修行),对自己的指导老师没信心。因此,心就不会信受奉行、精进不?#28014;?/span>

            第二?#21482;?#37326;是对于佛法的怀疑。第三?#21482;?#37326;是对僧团的怀疑。第四?#21482;?#37326;是关于训练的怀疑。

            因此,前四?#21482;?#37326;是来自缺乏信心。当怀疑的怀疑出现?#20445;?#37027;里就没有信任、没有信心。没有信心,就不会全力以赴,精进不?#28014;?#36825;是可以理解的。因为如果你不相信你是在做什么,将不会全心全意去做;要力争取得高度的进步,必须做许多努力。

            一个人在他刚开始禅修?#20445;?#26159;否会进步,取决于个人的努力。当人们问我:尊者,我为什么不进步??#19968;?#38382;:多久禅修一次?通常的答覆是 喔!一个礼拜坐一小时。?#19968;?#38382;:煮沸一壶水花多久?答?#29627;?/span>大约二十?#31181;印?/span>我再问:开水要多久才会冷却?答?#29627;?/span>要一天吧!我再问:你有多少时间是带有烦恼心的呢?那你认为烦恼的减少要花多久?

            这只是一个明喻。理解的人知道,在你要有小小的进步之前,必须做许多努力。如果你每天看?#25243;?#24049;有点小小的进步,应该是很?#26029;?#30340;。让我们一个个地来看这些要素。

            4 对修行本身的怀疑

            不老实修行,只是想啊想,当然会有无止境的问题在。许多教理和经验的描述,只有当你实修才会出现。只有当你做了尝试?#20445;?#21162;力过,透过禅师的指导,获得经验和进步,你才会从实修和训练中获净信。

            所有这些活动渐?#25105;?#21521;教义。首先,你必须对自己有信心。你必须对良善、真实的事物有信心。必须能尊敬教义,长远修行,以获结果。一旦有了成果,怀疑就会被搁置下来,你就能全心全意地努力。

            在没有佛教流传文化背景的国家,怀疑真的是修行的绊脚石。在佛教国家,虔信可能是盲目的,但是如果方法是正确的,能够以净心接来受,那禅修会给修行人定力,智慧也会随之而来。但是如同我所说的,它是有危险性的,如果你找错老师的话。你可能会被困住很久。

            并没有要求你对三宝及禅修训练要有完整的信心。并没期望你应该相信、活塞硬吞有关连的一切。可是,我们建议你要谨慎地接受东西。小心谨慎,多方尝试。如果你有颗清明和开放的心,如果你真的有?#37027;?#36827;步,在心灵上改善自己,没有任何预设立场、偏见,真诚用心,努力求法;见不到正法,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          我们必须考虑到个人的习性。有些人跟义理较相应,有些人则趋向信仰层面。

            重点是:放手努力得到成果前,你必须要有足够的信心、净信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成果会出现,只?#24615;?#37027;?#20445;?#20320;真的看见自己的努力,一心一意?#24230;?#31109;修,真正的结果才会到来。为什么?因为第一,当你?#24230;?#26356;多的努力,也就是意味着你?#24230;?#26356;多的时间。假以?#27604;眨?#33258;然会开花结果。

            5 忿恨

            在前面四种硬结,心像硬岩,法不染心,没有足够的信心,只有太多的怀疑。无论什么出现在心?#25512;鷸室桑?/span>真的是这样吗?#22353;心?#27075;那样的事情吗?为什么我必须要观痛观那么久?”…等等。禅修指导也听不进去,因为他不想要接受它。

            当一位比丘在神圣僧团中生气、?#24597;?#20854;他师兄弟。他对他们充满怨恨、无情,他的心并不喜好其它人。第五种硬结,跟你对佛法没有净信无关。而是,有忿恨在,心平静不下来。当僧团里的同参道友,试着他建议,他生气不能接受。

            愤怒跟?#26223;?#38750;常有关的。首先,当一个人有许多怨气?#20445;?#19981;会接受任何建议、帮助。第二,愤怒本身造下许多不善业,会?#20064;?#19968;个人的修行。例如,愤怒通常导致许多像压力、疼痛和紧张那样的疾病。

            当你对他的同参道友生气,要特别注意的是后果。如果这位同参道友是个诚实勤勉的修道人,对这种道人起恶心会?#31995;潰?#22952;碍自己的修行,特别是如果对方是已经证道的人。根据论书,自己处境危险,?#27426;?#22622;。只有去除怨恨,并亲自向对方忏悔,自己的修道才理得开。这一点很重要,要记住!

            当心里有许多怒恨?#20445;?#23427;引起许多嫌恶、排斥。由于业力,有许多负面效应,难以受法。最后心平静不下来。因此,他成为一个很难缠的禅修者,难以处理的人

            五种枷锁

            即使我们有足够的信心、虔信,无瞋来受法,另外有五件事会?#20064;?#36827;步。心有五种枷锁。这五种束缚就像握紧的拳头一样,把心抓的紧紧的,无法自由。你没有信心,你说,这是好的,但是你不能动弹不得。你被牵制。你被用?#27492;?#20303;了。

            1 感官欲乐

            当一个人执着感官上的愉悦,这是很难在修行的过程中有进展,因为他会一直想回那种感官欲乐、舒适。

            我记得,我第一次去仰光 Mahasi 禅修中心?#20445;?#25105;注意到有很多臭虫。每个人都在抓臭虫。禅修时觉得身体发痒,因为被虫咬。因此,不禅修了,大家专心在抓臭虫!

            不小心的话,你会开始迷失在感官欲乐上。最明显的是食物了。小型禅修中心提供的食物不太好,甚至会很?#25671;?#22240;此,如果你不习惯的话,就会开始想念家里好吃的东西。西方人想念他们的家乡口味。他们想死了乳?#25671;?#20912;淇淋、蛋糕、所有的乳制品。有天,我们在 Mahasi 禅修中心过耶诞节。那些西方人很想过节,决定在禅修中心举办耶诞派对。他们摊钱买了许多冰淇淋聚餐。第二天,禅师召唤,把他们痛骂一顿。为什么?因为他们应该禅修的,整天要坐禅、走禅、坐禅、走禅、观?#20849;可稀?#19979;,但是他们反而去吃大餐。

            感官欲乐会阻碍你禅修。即使你推推拉拉,把你自?#21495;?#36827;一家禅修中心,观胀、瘪、坐、触,或者任何的目标,你将发现,在多数情况下,主要妨碍你修行的是感官上的欲乐。

            禅修有五种的?#20064;?#20116;盖):欲欲,瞋恨,昏?#20102;?#30496;,散乱和追诲,怀疑。昏?#20102;?#30496;主控了禅修营的最初几天,然后它清净明朗了,随后是散?#25671;?/span>

            如果念?#38750;?#30340;话,它生根在忿恨或欲欲两者中任何一个里。不是很多人会有很强烈的忿恨,至少我所熟悉的马来西亚禅修者中并不多。他们的主要?#20064;?#36890;常是欲欲。一大早他们就想念食物,他们想死了热咖?#21462;?#21388;烦了,就想起家里的录影带节目秀,所有里里杂杂的事情。心烦了,他们就想些有趣的故事,或者要做的事情。全?#31354;?#20123;受感官欲乐影响。你要真的能离欲,就不会担心所看见的、闻到、尝到、触?#20132;?#21548;到的事物,只要有些正念,心思将能集中。

            想想看。你在禅修期间为什么要想那么多?你在想什么?经常是因为你感到厌烦。心不?#19981;?#26543;燥无聊。它?#19981;?#26377;趣的东西,因此它流连在故事间,找点事情做。所有这些活动,通常是以感官欲乐的?#20998;?#20026;中心。那就是为什么,你要做点准备,来禅修营前预先做功?#21361;?#24515;澄静下来,你就不会东想西想。

            2 对身体的执着

            首先,当你执着身体?#20445;?#20320;就不能超越它。第二,你会很受不了痛。你经常会发现,不能看透痛,那是因为你对身体的依恋不舍。

            例如,腿痛的感觉。经常是当痛变得越来越强,那你就会放弃去观它。倒不是因为太痛了,而是因为执着?#21462;?#25110;者,你认为脚是你的,如果坐太久了,腿会出毛病,再也不能走了。这种恐惧或者关切,出自于对身体的不能舍离。如果是其他人的脚,你只要观照痛,那你认为这对你会有影响吗?至少你将不会这么关心。

            有次我正在禅修,那里蚊子很多。当一只蚊子叮你,许多念头就头脑里转啊转。一开始就想痒、痒、痒。它只是有一点点痒。但是,当你对身体很依恋的么时候,痒好像变得很强。然后你就会开始想,或许那只蚊子是疟疾带原、或许那只蚊子有登格?#21462;?#25110;许它会好一点吧。嗯!我把蚊子赶走,或许我就能专注得好一点。执着一来,你就再也不能禅修了。但是一会儿过后,就决定,因为那里在痒,好像不能够集中注意力了,就不再观照痒了。其实可以试着观,手、手、手脚、脚、脚鼻子、鼻子、鼻子

            透过对痒的观照,就不会有偏向依恋?#37027;?#21183;。以那种方式,你看你的手、脚,好像无关于己。那时候,你会觉得你的手或者腿好像不是在你身体的一部份。当你那么地观,痒在手上,但它不会干扰你。它爱怎么痒都没关系,因为手不是你的。但是,当你动念头的那一刹那,宝爱自己的手,那就不能正确地禅修了。你不能恰当地观手。然后你应该想想,痒有那么严重吗?,你不会因为痒而死。它有点像搔痒,像是有人拿了一根羽毛来搔你。它只是一种感觉。

            宝爱色身,你就不能超越它。那表示你被拴在身体这个概念上了。以较深的形式禅修,你必须放下一切,关于身体,手和腿等等。如果你能放空它们,那你就可以直接进去心门,那这个定力就深了。

            例如,你观胀、瘪、坐、触等等,你最后经历到风大要素,移动的特性。只有当你能专心于移动的特性,你才能经验三共相,开展内观智慧。但是,只要你仍然坚持对身体,手,腿等等,你就不能经验三共相,开展内观智慧,因为究竟法并不会跟概念性的目标共存。因此,如果一个人依恋不舍色身,他不愿抛下身体,那么当他一发现身体(形状的感觉)没有了,他会吓坏,就不能超越它。

            对身体的执着,较常发生在当人们看待物性的身体?#20445;?#20182;们会把身体当作为究竟真实法、当作为他们自己。

            3 对外在事物的执着

            论书把它定义为对外在事物,譬如对财产以及人的依恋。你不能舍离财产和人,执着会在心里。首先,你不能放下它们,认真的禅修。

            第二,执着防碍你全心全意地放下各种条件因缘,心就不能无牵无挂地去体验无为法。

            4 好吃懒做

            《中部》里的 《心的荒野?#32602;?#32463;里的故事人物,看起?#27492;?#21507;的多,直到肚子鼓鼓的,又贪睡,懒洋洋地打盹,心不求精进努力。吃太多了,然后就躺下休息,?#36864;?#30528;了。一点精力也没有。

            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休息。我们可以休息。除了禅修,其他时段,我们应该每个小时都要努力认真地过日子。但是,在做这些活动当中,你必须要有正念,跟上你的禅修目标。

            5 执着天福

            这故事看起来像,有个人过神圣的出家生活,他激励自己成为梵天。以着他的德行、持戒、过圣洁的生活,他努力成为一个大梵天,或者成较小的天人。因此,他的心并不趋向最高的开悟。在这第五个枷锁,心被启发了到较低的层次,他有斩获,但不是涅槃去证达道智、果智开悟的心。他?#35797;?#20462;行道路上的种种,身体、感觉、道德、定力、内观智慧,但却偏离了开悟的目标。因此,心很会?#35797;怠?#24403;你依恋?#30171;?#30340;种种现象,你就不再进步。在那里停下。他不放空自己,而起执着。换句话说,?#24904;?#25226;心炼住,把心套上个枷锁。

            进一步在佛法和律仪上有进展

            为了取得在佛法上的进步,首先你必须能放空你的执着心来作努力。当你努力?#20445;?#35201;返回事物现象的真实?#21050;?#20043;后要放下所有的?#24904;。?#33267;少暂时要这样。不要去思?#38469;?#38388;。那就是参加禅修营有帮助的原因。它提供有利修行的环境。《心的荒野》经中提到,当五种硬结被抛弃,五种枷锁被切断,圆满修行是可以达到的。依戒律,可以达到并不是说一定会达到。只是?#20064;?#22278;满修行的事物不在会那里出现。

            毗婆舍那禅修进步的要点b

            在此提出进步的要点,以提升毗婆舍那禅修到较高的层次。

            戒律

            我禅修进步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律?#24688;?#36825;不意味我以前戒行不好。我出家受具并不是出于信仰,倒是好奇心使然。?#27426;?#20986;了家后,许多事情发生了。也不知是怎么了,在那?#21482;?#22659;下,心境就自?#27426;?#28982;改变。戒律对一个比丘并不只是遵守戒条之类事情。很明显的,当我们持戒,我们就避免许多不善业。但是,它远超于这个,戒律对出家人,象征着他的生活型态,前景整个改变了。譬如,我出家前在念书,个性非常目标导向。一次又一次的?#38469;裕?#25104;绩一次又一次的发表。?#27426;?#24403;你脱离那种无意义的紧张竞争,来过宗教生活,生活宗旨倾向于精神解脱,而不是物?#23454;?#21033;益。戒条就本身隐含着,这样的生活要丢开世俗的一切,一心一意来寻求清净解脱,证无为法。

            以前老在心里头打转的事物,出家后开始?#34164;?#25105;得到许多体验,后来我才发现那是毗婆舍那的禅修境界。在学毗婆舍那前,我较?#24230;?#27721;传禅法的学习,不是日本禅(Zen),是汉传”(Ch’an)所以,如果你从一个出家人的观点来看戒律,你就不会把它当成单纯的持守戒条,而是一种生活的方式,迎向修?#24515;?#30340;,以及它所隐含的客观目标,和当下的因缘条件。较通常的案例是:如果一个人来到禅修中心或者?#30053;海?#20303;一?#38382;?#38388;,做禅修并过?#25243;?#25945;的生活,那他的心会较平?#21462;?#36235;向精神目的。相反的,如果他的律仪颓?#24076;?#23601;不会那么自律,所有的事情开始耗尽、往下掉。好的准则是,从修行中去寻求戒律本身。

            《阿毗达摩》佛教的?#21619;?#19978;学

            第二个重点,当我开始学《阿毗达摩?#32602;?#25105;发现很有用。《阿毗达摩》是佛教的?#21619;?#19978;学。它关系着对胜义真实法的?#25945;鄭?#19981;同的身心过程、特征,不同的心意识?#21050;?/span>

            我刚到?#26576;牵?#24456;热衷于《阿毗达摩》的课程,因为我从来没听过这个。尽管我翻遍各?#27490;?#20110;《阿毗达摩》的书,它们都很深奥、专业,用很多我想不通的夸张辞汇,特别是那时候我的英文不太好。譬如,心所 (Cetasika) 英文翻译成mental Concomitant,什么是 mental concomitant 呢?他们用感受(perception)这个字,那我又在想,什么是 perception 呢?字典说知觉”“to perceive”就是perception (知觉、理解)。那什么又是“to perceive”(知觉)呢?Perceive(知觉)的意思是知道,那么意识觉知跟知道又有什么不同呢?它并不是那么的精准的。可是,当你读书要抓到窍门,你就要理解它,不是一味地背诵,这个学习是要跟自己的经验、修行有关。

            很?#20197;?#30340;,那时候有个老师教《阿毗达摩?#32602;?#20182;把教学跟日常生活结合。当你修行,把它跟修行结?#24076;?#37027;是很有启发性的。当我有一大堆问题,当时我并不在密集禅修,所以我可以花时间去分析它,尽可能的阅读,有问题了,那我就可以请教老师。这个帮我深入觉知不同?#21050;?#19981;同因缘下的心。在清楚定义禅修目标方面也有助益。譬如,当你谈?#25945;?#24515;及贪爱,你查阅《阿毗达摩?#32602;?#23427;就有很清楚的定义,哪个是跟运作中的不同意念相关。那当我出门,看着其他僧人,嗯,是有贪心。这个呢,贪心正在生起,你?#27492;?#21507;成那个样,他贪心正在生起。然后我开始会欣赏《阿毗达摩》。并没那么多出家众学《阿毗达摩?#32602;?#25152;以我很?#20197;耍?#33021;够侦察发生在身心的种种现象。这个对我的禅修很有帮助,它截断了许多烦恼,提升正念。当然,在教学的范围内,会讲到很多跟禅修有关的事。

            改善我们禅修的方法

            第三个很有帮助的要点,那就是我们所谓常识及想要理解自己的禅修,寻求更多的方法,可以改善禅修。当我学《阿毗达摩》的时候,?#19968;?#24819;,这个章节对我的禅修会?#24615;?#26679;的法益呢?#35838;一?#36825;里看看,那里查查,然后想出怎么使用它的方式。事实上,如果你?#25945;?#20315;法,深入三藏、经集,不只是《阿毗达摩?#32602;?#20320;会大发法财,智慧如海。我常感叹,尽管我已经看过相当多的佛经,?#19968;?#26159;经常会忽略调它的特殊意涵。然后有那么一天,?#19968;?#36807;头来再读一次,?#19968;?#21457;现它的启示。我以前没看懂,再读一次,我见到它们跟修行有那么多关连。我以前会想,这个在其它经中说过,这只是一个重?#29627;?#20294;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突然有全新的领会。因此,如果你真的深入经藏,你会发现修行的智慧宝库。

            出家人必须背课诵经,有时候我们会碰到一些经文,跟我们很相应,那我们就能够?#31216;?#26469;。传统上,学习的第一步就是背?#23567;?#24403;你把它付诸记忆,它就进入背诵,接着背诵跟记忆一起到来,过一?#38382;?#38388;后,注意力?#22270;?#20013;起来。当注意力集中,背诵就深入内心,并在那里回转。当它在心中回转一阵子,它会深化,我们会理解,佛经这么丰富,它可以在修行上运用。因此我发现经看起来非常?#24120;?#20294;你若深入,有用的智慧宝藏,就会出现。

            刚开始那几年,我反?#25165;?#38405;三藏。甚至?#36739;?#22312;,我仍然从经文中,发现更多修行要点。因此,修行就像是做研究。在你掌握住基础部份之后,你会进入较深层的部份。每一经,都有个较深的实用层次。

            定力

            定力

            跟修行进步有关的第四个要点是定力。只?#24615;?#30456;当程度的定力下,才能深化内观,生起智慧。也只?#24615;?#37027;时候,心力才会够强,来执行洞察的任务。

            我第一次在?#26576;?#31109;修中心,参加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禅修。我从没去过禅修营,也没学过毗婆舍那禅法。我就那么地走进?#30053;海?#31109;修三个月。在那一次禅修,我发觉当心达?#36739;?#24403;程度的专注,所有的现象都会生起。在第一个月,虽然是有了点定力,经验还不是很清楚。一个月后,所有的念头和散乱都不见了,经验就很敏锐了。我注意到了,我的念头真的多的吓死人。好多念头在那里。我从不知道自己会有那么多妄念!当你开始禅修,你就必须掌握好散乱的心,你会了解心有多?#24904;菀着?#25481;。

            在那次的禅修,我得了个论点,我非常有决心,要找出为什么念头会冒出来?我注意到我的经行,譬如,在开始我提起脚跟,把?#30424;?#22312;地板之前,心就跑掉了。因为?#24515;?#20123;程度的正念,努力的摸索究竟发生什么事,我发现它溜掉的那一刻,我能追溯思考的过程。在那一秒或两秒间,至少有二、三十个念头在,那么地多,但是因为正念的缘因,我知道是什么念头,或者至少它们为数甚多,一个接一个。我说: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!?#21387;?#24515;不会进入深定。过些时候,当念?#20998;?#20110;结束,所有的经验一个又一个清楚的出现。这一课学会的是:你要下坚定的决心,要真的去?#20013;?#35266;照,如果心跑掉了,你要清楚的观照它究竟跑到哪里去。把心带到一个较深层的定力。

            为了这个,过后,我努力使自己更进步,我去修止禅。当我第二次返回缅甸?#20445;?#36825;个又发生。我发现它非常有用,但是它的重点并不是在止禅。当我第一次去缅甸?#20445;?#25105;想学止禅和毗婆舍那。我想尽可能的多学一些。不过,他们不愿意教我。他们说:现在毗婆舍那是重要的,它有优先权。因此,我必须练习直到他们满意。我能理解这个,因为人们几乎没有时间。即使你脱离社会成为一个僧侣,你真的不知道,你能维持多久?#31354;?#20010;世间本然不定,加上因缘条件,你必须做个抉择,我选择继续学毗婆舍那。虽然一些人说,在你能在毗婆舍那有好的进步之前,你需要止禅禅定功夫等等,从我找到的个人经验,基础内观智慧的层次,不需要那些的。进行纯观完成内观智慧是够的。那当然,如果你有止禅基础,那将会是一个?#25856;啤?#38382;题是考量时间的限制。达?#20132;?#26412;和必要水准的定力,作为毗婆舍那的基础,可能要花上很长的时间,但是我们的时间不多。另外,当你从止禅转到毗婆舍那,它不意味着,你能够很容易地移转目标。你的?#25856;平?#21482;有一颗较平静的心。

            我确实同意?#24515;?#20123;人,在他们学毗婆舍那之前,真的需要寂止禅。这对烦恼心非常强的人们?#27492;?#30830;实如此,真的需要?#31181;啤?#20294;是,对大多数人?#27492;担?#25105;认为这不是绝对必需要的。虽然如此,当禅修的层次愈高,它就非常有帮助了。例如,如果一个人观照上、下到它破碎了,碎片粉碎成微细颗粒,粒子刹那间快速生灭,那么如果你进入较深的止禅,细小的颗粒可能扩展成到一个大的气球,每个大的气球内部,像是有很多更细的颗粒。变化速度好像被放大了许多。佛经中提及,例如:可以利用内观智慧为工具其他重要的因素

            有禅师出面教导,是个重要的因素。第一个要素是信心和信任的问题。刚开始学习的禅修者,信心是变动、不稳定的,飘忽不定。当禅修顺利,信心满满,但是痛和问题开?#38469;保?#37027;信心就逐渐下降。当再次顺利?#20445;?#20449;心又增加,当问题再次出现?#20445;?#20449;心又减退。如果有禅师在身边,多多少少信心还会在,你会继续禅修。

            另一个重要的因素是,传承上很多东西都是师弟间口耳相传。是有些书面文?#31069;?#20294;是很多禅师并没有写下他们的智慧经验。他们没有时间写下他们的深心智慧。?#36864;?#26377;也是用缅文写的,你念不懂的。此外,很多事情不能描述出来。僧侣身着袈?#27169;?#19981;能暗示他们已经证达任何圣果位,因此有很多敏感的问题,并不允许写下。这是保护禅修者和禅师自己的。因此,在某些程度上,许多这类的经验?#35760;桑?#20445;留在口头教导。这样的话,你需要向禅师亲自求教。我们经常会从学于不同的禅师,每一?#27426;及?#20320;砥砺禅修?#35760;傘?/span>

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最重要的是修行本身。通常修行要?#26377;?#20960;年,如果你打算达到最高境界,譬如开悟证果之类,密集禅修是需要的。因此,(两期)禅修间不要离得很太远,在空档期你必须小心积存烦恼,特别当压力增加时。

            在你去禅修之前,我建议你,至少一星期间,每天定课做禅修,否则当你到达禅修中心,你必须一点一滴的开始学。每天有做定课的人大约只需两、三天来追上他上次的进度。对什么也没准备的人?#27492;担?#23427;可能要花上四到五天,如果他临行前很忙,紧张压力大,那时间可能要花更长。?#27426;?#20004;次禅修间的空?#25285;?#33509;是你有心理创伤、非常坏的经验,你可能必须花上整个禅修期间努力清理它,才能追上进度。不过那比在里面腐烂掉好多了。当它开始在你里面腐烂、发恶臭,你的心就毁了。

            放心,?#26377;?#22810;我见过的禅修者中,很明显的,如果你有长远心,定期参加禅修营,并且在家规律的禅修,日积月累,即使没有道智果智、证悟涅槃,你将达到某种程度。至少你会很接近它。禅修它本身就很有利益。引领到路口的实际因素很少被谈论到,因此那里就悬挂着大问号。我个人认为与波罗蜜(菩提资粮)、过去业力累积很有关。如果你?#24515;?#24515;,那过一?#38382;?#38388;,进步将会来到,你将明确地达到某种程度,你将会快乐得多了。实际上,你将会是世界上是最幸福快乐的那种人。

            生活在边际日常生活中的正念?

            重新调整

            禅修营结束后,回复正常作息,将有一?#38382;?#38388;,心必须重新调整,对世俗环境起作用。

            有些人反而会变得更狂野,或者更敏感急躁。在禅修营期间压抑了欲望,这些是释放出习气的反应。不需要烦恼,他们很快就会平息下来。

            有些人还会努力继续,做他们在禅修营期间一直在做的。在此,有些并发症可能出现。他们好像有点诡异,同僚间相处,拒人远之,或者高高在上。他们不?#19981;埃?#19981;像过去那样的说笑,甚至走起路来轻盈妙慢!

            很明显的,在外面瞬息万变的世界里,走的这么慢,努力保持正念,是不实?#23454;摹?#19981;过,它并不意味着,如果我们不想要的话,也必需讲些没有意义话。如果禅修会影响到你的工作效率、作研究或者家庭生活,那你必须在某些程度上做让步。让我们面对它,你不是一个比丘或者戒尼。你还可以修正念禅的,只是不要以那?#36766;?#28872;的方式。这并不是在作抉择,但是情势如此,你必须调整过来。

            烦?#25484;?#27969;

            当我们回到外面的世界,那我们要如何继续禅修呢?在外面的禅修,可以用两个层次来看待。第一个层次是随波逐流。第二个层次是活在边缘。让自己随波逐流意思是,不要让自己被?#36864;饋?/span>

            在佛法里我们谈论洪水瀑流,瀑流有不同的类型。有烦恼流。外面世界烦恼泛?#26576;稍幀?#22312;巴利语,瀑流是ogha[a3] ,听起来几乎像是“ogre”(童话、民间传说中的食人妖怪)。有欲流( kama ogha),有流 (bhava ogha),见流 (ditthi ogha),和无明流( avijja ogha)

            欲流是感官欲乐的瀑流他们来了一个又一个,你就完全沉没了。因此你必须飘浮在水面,随?#21507;尤尽?#26377;流,有是成为、生死相续-你想要某些存在体。你想为了成为各种不同的人,在所有人中,你想要当一名英雄,你想要一切。见流,见是错误看法和想法。无明流,无明是无知或者愚痴,在痴妄中里淹没。换句话说,当你没有正念,烦恼心重,就会被它们所覆盖、沉溺。你会卷入瀑流。动弹不得。无法解?#36873;?/span>

            飘浮在水面

            因此,第一个部分是保持飘浮在水面上,不要让自己被?#36864;潰?#37027;就要有正念。只要你能有正念,那就非常好。一直保持正念是很难的。通常,这是人的本性,很难正念不断。例如,如果你病得非常严重,日复一日,病痛不断,你能多有正念呢?为了帮助我们提起正念,我们必须建立基本护持条件。首先是物质环境。越是安?#29627;?#23545;正念越有帮助。其他如?#30053;?#21644;佛画?#26551;?#20063;会帮助。你可以慢慢地透过这些一点一滴的开展。

            选择生计,我们叫正命也是很重要的。如果你涉及不清净的生计,不?#20852;?#36947;德,很难保持一颗纯正的心、清明的良心。因此,必须做些事情。要不就改业,或者对它采取措施,拒绝邪命资生。关于工作,你要考虑禅修的另一个层方面是时间的因素。你的工作的性质,让你有时间禅修吗?有些工作可以算是正确的生计,并没有牵涉到杀生、?#30331;浴?#22916;语、邪淫或者使用麻醉品,但是它占了许多时间。你从早到晚工作,一年休假两星期。在这样?#37027;?#20917;下,你不会有时间禅修正念,参?#29992;?#38598;禅修营。你或许会特意地排出时间,每天禅坐,不过当工作后回到家?#20445;?#20320;累垮了,以致于不能好好练习。这样的工作是不合?#23454;模?#22240;为它对禅修没有帮助。

            在家居士们必须谋生,并努力腾出时间禅修。在的西方更难,参加禅修营的费用通常很昂贵的。必须支付场地租金,禅师的供养金、机?#40763;?#39135;宿费用。在亚洲比较容易,禅修营多半有人发心护持。在澳洲参加一、两次较长期的禅修营,费用就足以支付到亚洲的来回机?#20445;?#24182;住上几个月。有时禅修者?#19981;?#37027;样。他们能到一个全新的环境禅修,之后他们可以去观光。

            关系

            第三个要素是关系。当?#26165;?#20154;请教我有关?#20449;?#20851;系时。?#19968;?#24314;议他们不要结婚。婚姻只会带来麻烦。泰国有句古老的格言:如果你把心交给一个女孩,你绝不能当僧侣。如果你把心交给一个男孩,你肯定会哭。但是如果你真的忍不住,命运操纵,那你就必须仔细选择。至少,选择一位对禅修相同感受的婚姻伴侣。你们或许可以决定结婚,但不要有小孩。孩子一降生,你就离不开他们,不能把他们扔了,即使他们不是有问题的小孩。你会有好几年的责任期,必须要恰当地抚育他们。如果你的婚姻伴侣,到头来跟你无法投?#24076;?#23601;有分居或离婚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能与对禅修有好感的人在一起最好,不见的只是丈夫或者妻子。这一点可能有点难,因为并不是很多人都禅修,那你必须影响他们。做个好的模范,让大家看看,透过你的禅修,你变得更好,终究会有些影响。当然,发起核心小组共修是最好的。参加过禅修的人,应?#38376;?#21147;让大家聚在一起,见面、讨论或?#24656;?#23450;期共修一次。如果你发现那里的人无法起共鸣,你要安之若素,独行如犀牛。它将会是一条孤独的道路。不过孤单比较好,总比加入狂帽族好,?#24179;?#19968;场,那种会让你付出代价。

            有益的活动

            第四种条件是,在我们的日常生活过程中,我们不禅修?#20445;?#20174;事善业、培育菩提资?#28014;?#24403;你做善事,有善业,心的?#21050;?#32431;净以及其他功德正在蕴育。忍耐、慈爱、慈悲、恬静、正直、老实,这些在善业在活动中培养。济贫、做环保都是善业。不过,你要注意,不要忙过头了,没空禅修或者不想禅修了。那到头来,当你什么事也不做,无聊了,坐在电视机前面,让电视机把不必要的感官目标放进你的心,直到你瘫下。

            从事善业在居士们的生活里,扮演一个很重要的?#24039;?#21407;因之一,他们增长了某些必要的技能,满心善意,实际上也充做一种正面?#37027;?#24863;释放。如果一直?#31181;?#24773;绪,有朝一日,终会爆发。音乐可以调剂身心,消融情绪。做点事、耗些额外的能量及情绪,也是一种好的方式来调节心。最后,阅读提供扎实的理论的背景,这对于你的禅修?#27492;?#26159;必要的。

            巩固了基础,你应该尝试练习在整天的活动里保持正念。有几个重点你必须注意。首先,你在日常生活中的正念不能像在禅修营一样好。在密集禅修营之后,你的定力不会100%全部退失,大约90%95% 99%,希望能少些。

            因为心已经知道基本的方法,当你有?#24080;?#32451;习,或者因缘条件许可,它将弹回些。就好像种盆?#21834;?#24403;你给它浇水?#20445;?#23427;会长得漂亮些,枝叶茂密。当没有水?#20445;?#25110;者偶尔才滴几滴水,叶子会一直掉,直到只剩一片?#21486;?#26681;和茎。功不唐捐。当你有?#24080;保?#32473;它多浇些水,会再长个三、四片叶。总比没有好。植物没有死。如果它完全没了,你的心将处在恐怖的?#21050;?#22934;魔鬼怪可能完全把它占据。因此你必须保?#20013;?#27491;念。麻烦的是,许多的人在他们开始禅修前,或者在他们参加禅修营之前,并不要知道正念是什么。当你对正念的性质有好的理解,你多少能在外边的日常生活中保?#20013;?#27491;念。

            减速慢行

            有些事有助于更容易地保持正念。最重要的是,不要冲、冲、冲。快,看起来并无害,实际上那是正念丢失的地方。你必需火速做这、做那,那你已经失去了正念。由于失去正念,愤怒,急躁?#20154;?#21518;而来。如果你不急不徐,你会有时间思考,观察并保持镇静。你四处?#39029;澹?#24515;力没有足够的集中。觉知心不出现,定力也没有,因此你不能深化。

            如果你以前就一直禅修,你的心已经进入较深层的定力,找段空闲时间,像是早晨或夜晚来禅修。因为以前的经验,定力能再出现到某些程度。但是你必须整天小心。做事不要?#20445;?#20063;不要做一些或讲些没有正念的事情。否则,当你禅修,事情会不断跑出来找岔。如果你能保持在某种程度上的正念,不要惶惶不可终日,正念就在当下。当你忘记?#20445;?#19968;定要返回当下。轻松点,放下,不要去做任何事情。只要保持正念。永远要回到正念的?#21050;?#36731;松点,放下,每天保持镇静的十到二十次,或者甚至只要一小片刻。你将会看见它在你的生活中做的改变。

            一天一?#31181;?/span>

            并不是很多人能够这么不屈不挠地禅修。它需要很大的决心。那要怎样做?跟着这简单法则。每天,特意正念一?#31181;印?#22914;果你观看?#20849;可稀?#19979;六十次,它已经?#32479;?#36807;一?#31181;?/span>

            你以更愉快,更有正念的心来启动你的一天的作息。秘方在启动,发动引擎转动。当天气冷?#20445;?#20320;大概不会想要禅修。但是只要启动发引擎,它将继续转动一?#38382;?#38388;。每天禅修可以影响到我们的日常生活,禅修可以保持到某种程度不退转。即使它不深入,至少它扩大我们的经验,建造稳固的基础,因此当因缘许可,像密集禅修营一样,我们的正念会迅速地进步。

            有?#20445;?#21482;透过每天的禅修,有些人会进步很快。这些人每天必定做功课。另一件事能促进定课型的禅修是定力,有助于迅速使心平静下来。不太费力就能把躁动的心带到平和。做些慈心观,诵五到十?#31181;?#36828;离念头,心就会平静下来,那你就可以转到毗婆舍那,没有花很多时间。必须开展这种能力。那些熟悉唱诵的人,可以跟著录音带很有正念的诵,斩断所有的念头,因此他们一坐下,心就平静下来,他们就能用正念来观照。否则念头跟忿恨一直闯入,当一个小时结束?#20445;?#20320;或许才观五?#31181;?#19978;、下,就觉得累坏了。

            如果你是一个很忙的人,在一天结束时禅修,那你就不需要做经行。如果在白天你是花了许多体力,你可能疲倦了。如果你实在很累,禅修之前先小睡片刻。忙碌的人最好的禅修时段是早晨。你已经有足够的休息,心是平静的。你要养?#19978;?#24815;早起,让你自己有时间来禅修。否则如果你只有半个小?#20445;?#22312;禅修结束之前,你将会想你今天工作上要做的事。

            另一个对日常生活的正念有帮助的策略是,要有?#23454;?#30340;计划。当你的工作?#25165;?#30340;井然有序,你不必那么费心。如果你不必思考那么多,心不会散乱流逸。?#21387;?#20316;筹划好,你才会有时间做有利益的事

            发愿

            发?#36855;?#29978;至可以让你在日常生活中进步。由于这一个愿心,你真会发心致力于心灵上的修行。这不是一种嗜好,只有当想要做时你?#25243;觥?#35201;?#31181;?#20197;恒。另一方面,小心,你不要逼得太紧。做过头了,它可能会更像?#22836;!?#25240;磨那样。你会开始害怕发愿,禅修只因为你知道你应?#36855;?#20040;做,最后你会放弃的。发愿要有长远心。只要尽力做,不要期望太高。有这?#27490;?#24459;性,心会习惯攀向更高的层次,更宽广的经验。过些时间,心的动能够了,由于这种制?#36857;?#23427;会冲过去,因为内心深处的愿望,这个习惯会引导、使它实现。不发愿的话,没有心想进步,心不会累积足够的能量条件。你可能不想要进步,定力也不会出现。

            生活在边缘上

            有种较深的禅修,不仅只是浮在水面随波逐流。这叫做生活在边缘上。在这里,你试图继续活在这个现实世界和另一个世界的边?#21040;?#32447;。在世俗以及究竟真实间。在有人和没有人之间。在受不受?#20064;?#30340;影响,这两种不同的层次间。正如先前所提到的,日常生活和密集禅修营的差别,在禅修营期间,你有许多的时间,可以进去较深层次的定力。当你走?#20445;?#20320;不左固右?#21361;?#20320;视地七尺。当你观?#20849;可稀?#19979;?#20445;?#19981;会有人叫你接电话,也不会有小孩子跑来,拉拉你的脚,扳扳手你的手。在禅修营中,你可以很奢侈,把所有的心力都?#24230;?#31109;修。那就是为什么定力会爬升那么快。在外边,就没那?#24904;菀住?#19981;过,如果你是一位很认真的修行人,你会想有深厚的定力,以及尽可能宽广的禅修经验。这就意味着,要努力生活在边缘上。

            毗婆舍那的?#20040;?#22312;于瞬间定。修寂止禅,你就不能这样,你必须割舍掉世俗活动,来保持禅那和定力。当你?#29992;?#38598;的寂止禅禅修回来,心会变得非常敏?#23567;?#20960;近于伤害。当你止禅出定之后,会觉得被感官觉目标炮轰。你可能就要跑回去住山洞和森林。入止禅深定期间,是非常宁静的,好过唱卡拉OK,和其他世俗的五欲?#38750;蟆?/span>

            如果你想要平静安定,你必须在隐遁处生活。止禅禅修不适于日常生活,因为当你涉入日常生活,你就失去了所有的定力。除非你当一个隐士,倒不一定要出家。

            清楚的理解

            毗婆舍那定力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获得?#36739;?#24403;的程度。在此,禅修的重要的部分是要有清楚的理解。对目的要有清楚的理解,对事情的可行性要有清楚的理解。目的是你想要做的。动机一生起,你要观照到动机。你知道有些动机是良善的,有些则是不清净的。如果它不清净,就不要去做它。如果它是有益的,你就放手去做。然后,我们讲对事情的可行性清楚的理解。适合禅修,也适于很多其他事情。就生活在边缘而论,这是入较深层次经验的适合性,到其它世界,到无我,到真实法。因此,当你想要有正念?#20445;?#20320;要永远保持正念。时间合适,就移转到正念。你将只如实觉知到身心过程。例如,当你坐在公?#36947;錚?#20320;没有什么事做,你就可以观?#20849;可稀?#19979;,声音,这里痛,那里痛等,但是你不能进去太深,要不然你会错过你该下车的站牌。

            因此,你必须知道要怎样控制,什么时候进去,什么时候出来。一旦你掌握要领,你进去就很容?#20303;?#23427;是一条细线。特别是如果你能保持相当程度的正念,以及清明,你就可以进去。例如,当走路?#20445;?#22914;果它只是一条直通通的路,没有汽?#25285;?#20320;可以单纯的走。如果你习惯它,你可以在?#25918;?#23567;径上行走,不要去注意任何东西,在?#23454;?#30340;时刻,你就出来。但是如果你走在有车的马路上,你就不能那样做。

            是否具合适性的问题,当我们?#36866;保?#23427;指的是适合进入禅修吗?有种特别的心,它能放空一切,进去一会儿,马上再出来。大部份时间,不能这样做,因为进入要花点时间。你必须和你的念?#33539;罚?#28982;后再找上、下、去找出入息,找到它,并且继续观。但是一旦你习惯入定,并且观上、下,你就想断除其他事务,就进去了。走路较难,因为你东看西看。如果你的心真的想入定,你可以观照目标,放下所有的一切事情,你能控制时间。如果这一刻不合适,你就不要进去。如果下一刻是合?#23454;模?#37027;你就进去。如果你修行久一点,习惯它,是可以这么做。这条界线实际上非常细。

            经验定力

            如果你能入深定,甚至只进去一秒钟就出来,这就够好了。一秒可能就是一次很深的经验了。开悟也可能只是一秒钟,但它是很深的。所以训练你自己,以便在合?#23454;?#26102;间,你能进去一短暂时刻,完全?#24230;?#30446;标再出来。这叫做生活在边缘上。这经常在某些传承上用,他们强调在日用修行,而不是做密集禅修。在这些传承的修行人,努力在日常生活中,长时间保持正念。当他们从事工作,或一些体力劳动?#20445;?#22240;为他们有正念,在一刹那间,能迅速入定,迅速出定来。他们经历完整的禅那。那些重视在日常生活有正念的人,这些经验经常会发生的。这也是我强调在日常生活中禅修的原因。太多人来参?#29992;?#38598;禅修,努力禅修,但是当他们回去后,他们变成魔鬼,折磨自己。因此如果你可以安止在能一个目标上片刻,马上出定,你也将会有许多机会,在生活中发展较深的正念。

            这里有些暗示。一旦你有连续的正念,观照一个目标,切离对自我的概念。它就是那个引起念头、让你坐卧不宁的概念。当你切断对自我的概念?#20445;?#20320;就切断对空间的概念。当你切断对空间的概念?#20445;?#20320;就切断对时间的概念。例如一件简单的东西,像是走路。如果你老是有我在那里的感觉,这是身体”…等等,你实际上不能深入经验。所以不老在上打转。是心如是作。不要再去想空间。不要去想你在走动。移动就已经成为一个目标。然后只有那些移动,就好像你正在同一点,从未改变,因此移动成为目标。当你想起时间,不要去想你怎么样、怎么样,只要永远地走下去。你有全世界的时间经行,不要再去想时间。然后心会深深地进入。这只是态度的问题。因此在等公车?#20445;?#25110;随便走五?#31181;郵保?#22914;果你能那么做,那心能进去相当深的定。即使当你走的时候,你将不听到声音,看不见任何东西。一、两秒间,有的只不过是心和目标。

            当然,如果你能结合密集禅修营和在日常生活中有正念,那将是最好的。为了有更好的密集禅修,在你来禅修营之前,在先做准?#28014;?#24403;然要定时做功?#21361;?/span>先启动引擎、热机,在你来禅修营之前,努力?#21387;?#20316;做完。许多人,因为他们想来禅修,但是有那么多工作,匆忙完成他们的工作就离开。当他们到达禅修中心,他们很想睡。要花一些时间来调适这些压力。但是如果你准备妥当,那你来到?#20445;?#23558;有很大的差别。不要花上三、四天来重新拾起,你将只需要一、?#25945;歟?#23601;已经在进程中。

            摘要

            正念禅修是什么?#31354;?#31181;禅修是以有系统的模式来发展正念,它可以是强有力和敏锐地获得内观智慧,净化我们的烦恼心,从苦中解放了我们。

            最初,我们要有足够的正念,阻止我们从事不正当的身业和语业。这被视为律?#24688;?/span>

            过后,正念变得连续、强而有力,心可以保持一?#38382;?#38388;的纯净,没有烦?#31456;?#36825;是定力。

            最后,它能变得敏锐,渗入身心过程的真实性。这是内观智慧。

            八正道中的戒、定、慧三学是相辅相成的。戒律是修定的基础,正定是慧的基础。当内观智慧增长,律仪就更严谨。

            所有这些听起来很简单,但是承担的修行人知道,它是说?#27604;?#26131;,做时?#36873;?#23427;很耗时间和精力,因此必须做些牺牲。不过,你能确信,这是值得每一分努力的。我们需要累积许多毗婆舍那修行,以脱离?#21482;亍?#22914;果我们知道什么是?#21482;?#20845;道、三界诸苦,那我们就会精进不?#28014;?/span>

            感官欲望

            感官欲望是心起贪爱、依?#25285;?#27785;溺于?#35272;觥?#24841;快等?#20219;?#26681;门的目标。

            我们出生愉悦、享乐充斥的感官世界,有多彩多姿的画、迷人的音乐、不可抵抗的香水、可口的?#31216;貳?#26580;软温暖的触摸和刺激感官幻想。这些欲界尘境的确可以带来某些程度的快乐以及喜悦。但是它们是非常短暂的,要这些我们必须付出昂贵的代价。五盖可以比拟为债务,因为当我们想要它,在短暂快?#36136;?#20809;?#37027;?#21518;,我们受很多苦。?#27426;?#31616;暂的欢乐本身并不是平和的。或许,令人心神激荡,但不是真是的平静。

            当你观?#24080;保?#21487;以被清楚地照见感官欲望的生起。在禅修营期间,你持戒,因此那些吸引人、会使人分心的事物,可以减少到最低的程度。但是,感官欲望还是可以被观察到,因为你还是很想这里听听,那里看看,跟别人说说话。当他们出现?#20445;?#25105;们应该有正念,观照想要贪爱。当我们这么做的时候,我们必须十分肯定,我们是以正念在观照心理?#21050;?#32780;不被目标?#29486;抛摺?#25105;们应该尽可能使正念?#30475;蟆?#32501;密,因为感官欲望的存在,显示了你的心力弱。我们也应该确定是以出离心来观照,不然我们向后滑退,反倒起执着而不自知。如果我们能够这样做,我们将会发现那个渴爱、或者感官欲望是一件事,伴随它而来的快乐是另一件事。快乐,只?#20013;?#38750;常简短的时间就消逝,创造一种令人消神、激动的愉悦,它们盖过了苦,执着就主导你的心。如果你能观照到感官欲望的特性,它是对目标的依?#25285;?#20320;不仅会把它视为不满意,也是真正的苦。它处于一种饥饿的?#21050;?#22240;此,把它与饿鬼相比。(欲火入心,犹如鬼着。)心处于燃烧?#21050;?#20439;话说:没有任何的火能比的上欲望。(五欲如火。)

            如果我们有正念,感官欲望的出现,很快就将停止。原因是,正念和感官欲望不能同时共存。另一个原因是,我们观见了它的本质。问题是,我们有?#27604;?#28982;会?#37322;?#24863;官欲乐。但是,如果我们有正确的理解,决心克服欲望,一刻也不沉迷,我们将不受?#22570;懟?#36825;种方法是直接观照心理的?#20064;?#29992;于两种目的:

            1 使心纯化,舍离杂染,

            2 理解五盖在无常、苦、无我三共相上的真实的本质。

            直接观照感官欲望也将显示其他事情,能帮助我们克服它们。例如,我们能理解引起各种形式的贪爱的因缘条件,?#20013;?#21644;消逝的因缘条件。生起的主要条件是具有吸引力的目标的出现。因此,摄护六根,非常有助于预防及和克治感官欲望。只有当我们失去正念,可意的目标出现在六根门头,贪爱才会生起。当它出现?#20445;?#35201;观照看见听见之类,那它将对我们?#24515;?#22823;的帮助。然后我们也将知道,欲望或者它所带来的愉悦,它们是无常的、苦的、无我的。

            有些时候可意的目标非常强势。在这种时候,我们如果蓄意忽视它,可能会更好,处理方式是转移注意力到其他目标,就不会产生染着,也可以?#20013;?#27491;念。对一位毗婆舍那行者?#27492;担?#20320;可以先以正念观照目标,即以净化心为目的,来理解所?#30340;?#26631;的真实性。譬如,当禅修者经验到愉快的心理?#21050;?#22914;果他观照它,经过一些时间,他可能会执着它。因此,如果目标不消失或不平息,?#20013;?#39037;强,我们建议禅修者变换一个较不可意的目标来观照,譬如腹部的上下,或是观坐、触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这种视而无睹的方法,是种较?#21738;?#30340;建议,佛陀曾给阿难尊者,有关比丘对待妇女的态度

            世尊!关于妇女,我们如?#25105;?#23548;自己的行为呢?

            阿难!不要?#27492;?#20204;。

            但是如果我们非得看见她们,我们要怎么做?

            不要跟她们交?#28014;?/span>

            世尊!但是如果我们一定得跟她们?#19981;埃?#25105;们要怎么做?

            阿难!要警惕警醒啊!

            瞋恨

            五盖中第二个是恶意,指忿怒的心。它是一种猛烈的心,它企图破坏自身和其他人的健康安乐、幸福。它以很多形式出现,比感官欲望更容易察觉到,因为它本质上的粗糙,以及它所带来的不愉快的感觉。跟其他的烦恼一样,趁早察觉,就比较容易克服。无论它以哪个形式出现,我们正念观照愤怒、愤怒或者恐惧、恐惧?#22987;怠⒍始?/span>。观?#24080;保?#24212;该尽可能保持平静和坚定。对愤怒有正念,就像是沿着弯湾曲曲、坑坑洞洞的路开车。你必须非常警惕,稳定和镇定。它也像是一个禅修者,他在激烈争执的群众中,调解他们的争论。他必须保持镇?#29627;?#20294;不软弱、马虎,否则会导致双方会揍他。

            如果我们能正念于愤怒的特性,对它所生气的对象是很蛮横、具危害性的,我们将看见心很苦恼。?#27426;始?#25110;悔恨的人,?#24904;?#36825;些负面的心态,怎么也不肯放下。愤怒从来不必有什么?#35272;?#30340;。看见它的真实性,就把它当做烫手?#25509;螅?#23613;快地抛掉它。

            也应该观它,舍离对自我概念,直到忿怒完全消失。如果忿怒仍然不去,那你就必须凭藉其他?#35760;桑?#35692;如转换注意力到其他毗婆舍那目标。

            出现的愤怒主要因缘之一是不可意的目标。禅修者通常遭遇到的不可意目标是痛。身体上的痛楚经常是毗婆舍那目标。毕竟痛或苦是存在体的三共相,要去实证。我缅甸的业处师鼓励禅修者,要有英雄气概,以无畏心努力地观痛。另一位禅师则把痛称为禅修者的好朋友。不论我们怎样看待它,当我们观痛?#20445;?#24517;须要?#24515;?#24515;。大多数我们在日常生活的中遇到的不可意目标,很容易以正念处理掉,也就是说,如果他们一出现,我们就马上起观照就可以观灭。不过,有时候我们可能必须使用其他方法,因为我们的正念和内观智慧可能不够成熟。这取决于恶意的性质,它可能会生起负面的心态。

            简单地说,我们可以?#35759;?#24847;分成三类

            1 对生物的恶意

            2 悲伤、哀怨、哭泣,

            3 恐惧

            1. 对生物的恶意

            对他人会怀有恶意可能有各种不同的原因。但是,它们都不会是正当的理由。

            这些负面?#37027;楦心?#22815;如此非常深切,以致于会考虑要杀害自己的敌人。培育四梵住(Brahmaviharas慈悲喜舍)有助于克服恶意。慈心禅禅修能克服对于任何人的愤怒和憎恨。

            对受苦的众生发?#30171;?#24754;心可以克服残酷。还可以送感同身受的喜悦给其他有情。也可以培育?#39592;?#24179;等,心不存着的平等舍。除克服五盖以外,还可以获得定力,修习四梵住禅修有多样的?#20040;Α?/span>

            2. ?#24039;耍?#21696;怨和哭泣

            这些不快乐的心态,通常是发生在分离、失去了亲近、珍爱的人。也可能是失去财物、?#22570;?#30340;人。爱别离,当离别来临,依恋愈深切和强固,痛苦?#37027;?#24230;也随着更大。

            舍无量心的禅修帮助安抚这些?#24039;恕?#22312;此,我们要忆念导致我们自己和其他人关系的业因、业果。也忆念最后到来的生、老、病和死。把正念用在这样的观照,应该能舍离执烦恼心。

            3. 恐惧

            我们惧怕未知、鬼、发狂的人、高度、疾病,等等。有些人受苦于某些的恐惧症和妄想症。恐惧的特征是?#21482;擰?#39076;抖、以及迷惑。有正念的观照它,非常稳定地掌握住在颤动的心,?#20013;?#19968;段够长的时间。

            净信和勇气也有帮助,所以当你不知所措?#20445;?#35201;赶快忆念三宝的功德。经常作忆念也会生起很多法喜。那有其他助缘可以克服恶意。依《清净道论?#26041;?#35758;则有令人愉悦的气候、住所、寻找食物的方式、人、姿势等等,用以对?#23614;_恨。

            错误的修行

            这里意味着是跟正定相对的邪定。(这两者的差别在于有没有正念观照。当观照没有正念?#20445;?#24515;将是不善的,那就会导致贪、瞋、痴三毒的增加。这个意味着当你忿怒,禅修时你的愤怒,大约是放大十倍;贪婪或愚?#25214;?#19968;样。这种心的性质,跟一个疯?#30828;?#27809;有太大的不同,它可能会变得更糟,如果禅修者继续修习错误的定。什么会出错?

            ! 这可能是禅修的人一开始就犯错了。人们禅修的理由各个有不同。如果你的动机是自私的,结局很可能更自私、更愚痴。修毗婆舍那的目的,是出离烦恼(贪?#32602;?#30603;忿和迷惑),我们透过经常和连续的正念,观照身心过程。如果你禅修是要成为百万?#26179;獺?#35201;跟看不见的东西沟通、要能读解其他人的心思,那我建议你停止禅修。

            ! 态度也是要另一个重要的因素。在这个目标导向的世界,很多人老是挨靠着设定目标,如果事情的结果不是他们所的预期,就非常的沮丧。结果要不是情绪失控地哭,或努力使他们自己和其他人相信,他们具有些实际上并没有的东西。

            有个问题禅修者经常问∶我们怎么知道,什么时候我们就要疯掉呢?回答是∶当你认为你是阿罗汉(或者像那样的事),你认为你有他心通、宿世通、天眼通、天耳通,那你就很可能快疯掉了。造化有它自己移动的脚步,不?#22836;?#26159;没用的。如果我们为进步所困扰,一定要特别地观照。

            ! 处理目标的方式错误。在禅修的过程中,禅修者可能会遇到不寻常的经验,那可能非常可怕,或充满禅悦(例如视觉影像、声音或觉受)。在修毗婆舍那,应该被正念观照,它们最后也会消失。如果它们长久?#20013;?#19979;一步是不要去注意它们,转移观照其他的毗婆舍那目标(例如?#20849;可稀?#19979;)。如果那个(可怕或者可意的)目标继续地强势主导,那建议你起来做经行。

            问题是,禅修者会变得迷住?#37027;习?#23475;怕,或者执着这些现象,那他们会再三再四地出现;这样会强化不善心。当执着或畏惧出现,必须(忽视那个目标并)观照心理?#21050;?/span>(如害怕),直到它消失。否则会导致错误的集中注意力。如果那个你不想要的目标顽强、?#20013;?#19981;断,明智的做法是,停止禅b 怕痛和身体残障

            在禅修过程中和在我们的生命里,痛是没办法避免的。但是,我们用痛来训练我们的心,它变?#20204;?#28872;也不受影响,并渗透入它的真实的性。

            入门的禅修者必须面对初学通常的痛,忍耐点,它会消失的。过后,由于定力的深化,痛可能会更强悍。之后,你可能会经历到它的停止。在较适应的禅修者中,痛实际上是颇受欢迎的,因为它是心的锋利、刺骨的目标,让心来保持专注,增长定力和正念。

            当你见识过太多痛?#20445;?#24656;惧也会出现。这可与小孩一样,尽管是?#23478;?#22240;为药很苦,他不肯吃药。理解更多佛法知识,能帮忙克服这类问题。此外,你也要记住,在禅修过程中,还有许多禅悦法喜和法益。而且,你也可以无视于痛,改观其他的目标。当你的恐惧感出现?#20445;?#35831;观照到它。如果这还不受用,你要经常亿念佛陀的功德,这会帮忙来克服它。

            有些人,当在观痛?#20445;?#23475;怕痛可能会导致生理残障或死掉。这里有两个不同情况∶没有实际疾病,以及真正有病,例如心律不规则、痔疮、气喘病、高血压,等等! 没有实际疾病:

            在这样的状况下,当他们停止禅修?#20445;?#30171;会迅速消失。在放弃观痛前,你要先观照到你想放弃的动机。不过,你也应该试着去观照你的恐惧感,直到它消失。这种恐惧实际上是没有根据的。有人已经坐了六个多小时了,脚也没有?#31995;簟?/span>

             时间不够

            为什么人们不能找到足够的时间禅修,因为关于工作和家庭,个人有世俗的?#20449;担?#36825;好像是蛮正当的理由。没有时间好像很不合乎逻辑,你肯定可以腾出些时间(或许不太够),如果我们真的想禅修,最少清晨起床后、睡前各坐一支香。而且,我们也能练习在日常生活中观照,无论做什么,开车、?#19981;啊?#36208;路、思考等等,当下都要很明明了了,要镇定。除了纯正念外,我们也可以培育其他的功德,譬如十波罗蜜?#38469;?#25345;戒、出离、智慧、精进、忍辱、谛实、决意、慈心、(平等舍)

            c. 缺乏禅师

            在马来西亚短缺毗婆舍那的禅师。或许更正确地说法,短?#26412;?#26684;的禅师。

            要有什么资格呢?有个不可否认的事实,所有的关切都在,禅师要知道怎样禅修,并且?#24515;?#21147;教导其他人。知道怎样禅修,可以?#27426;?#20041;为学成圆满,因此透过个人的修持经验,有清楚的理解培育心的?#35760;傘?#27492;外,禅师的戒行,可以从他持守戒条来显示,泰然不动的心,他的宁静是很明显的;烦恼心?#37027;?#24230;也应该是很弱。

            至于?#24515;?#21147;教示,这可以?#27426;?#20041;为,有颗个真诚的慈悲心,赋有足够佛学识,如饱读巴利藏经及论书(譬如:《念处经,》。禅师也要能够给予准确的指导,适时的鼓励,那禅修者可以快速进步,当然是要沿着清净道前进。

            不用说,师弟间有效沟通是很重要的,诚实和开放也一样。如果你有几位老师可以选择的话,选择一名禅师,他的习性与你能调和得好,会是很明智的。由于禅师的短?#20445;?#32874;明的作法是在参加禅修营时留意,你在那里密集禅修几天,你会有好的理解禅修是什么?要怎么做?#24656;?#21518;,你就可以凭借经常性的通信,当做沟通的方式来继续修行。最初的禅修指示,宁可当面求教。

            d. 缺乏定力

            有些人放弃毗婆舍那禅修,普遍原因是,他们的心本质上极其不安宁,禅修反倒不得平?#29627;?#22909;像他们不仅浪费他们的时间,也遭受很多不必要的苦。这样的人应该问?#39318;?#24049;∶我持戒清净吗?我的日常生活律仪如何?如果在基本的身业放纵自己,那就?#21387;?#24515;如此散?#25671;?#27490;持不善业是定力的基础,这就很清楚了,不应该怪罪于禅修。如果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力行观照,他们应该能集中注意力。

             我每天禅修多少小?#20445;?#25105;真的每天禅修吗?如果你并不用心努力,你就不能期望什么。如果你有热?#24076;?#26377;深远心,天天做定?#21361;?#23601;不会有心力不集中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 你获得?#23454;薄?#23436;整的禅修指示了吗?你有定期的去小参吗?如果你没有?#23454;?#30340;指导,不变更坏,这会是奇迹。这通常是只在多次小?#21361;?#19982;禅师的讨论之后,才会获得?#23454;?#30340;禅修指示(我们通常不注意地听,并且容易忘记)

          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?#24515;?#23481;均由?#27809;?#21457;?#36857;?#19981;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?#26412;?#25253;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猜你?#19981;?/strong>

              0条评论

              发表

              类似文章

              神龙高手论坛平特一肖

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