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

          1. 分享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有哪些让你有感触的历史人物?

            2019-02-18  张璟书画...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吧。

              以前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渣男,现在却发现……他真的是个渣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很久以前,一个文?#24352;?#38738;年给我发私信:白居易真是个渣男啊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刻,我竟认为她说的很有?#35272;恚?#26080;法反驳。

              在我印象里,白居易撩起妹来,确实是炉火纯青、挥洒自如,简直堪称我辈之楷模。

              不论是在浔阳江头、还是鄂州河畔,他总是能邂逅某个落单的少妇,而且?#30475;?#25645;讪还老是同一个套路:姑娘,我这里有酒,你有故事吗?

              你?#36864;?#35828;,中国上下五千年,有?#29238;?#35799;人像他这么骚气的?

              时过境迁,如果换做如今,她再来问我,白居易到底是不是个渣男?

              我可能会沉默,不知道该如何去告诉她。

              因为有些事情,连我自己也不清楚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就如同,多少?#26165;埃?#25105;并不知道,白居易放浪形骸的背后,原来是这么一个烂俗且虐心的故事。


              贞元六年,少年回到了符离。

              这些年来国?#20063;?#19981;太平,藩镇割据,到处都是兵连祸结,父亲是官员,职责所在,走不脱,所以他让妻子带着孩子们回乡避避风头。

              少年自记事起,就跟着父亲四处奔波,如今回到了符离,难得安稳,在母亲的教导下,他开始和兄弟们一同发奋读书。

              母亲很严格,不让少年和村子里的小孩玩,只准他读书。

              她对少年说,你是官吏子弟,总有一天要去考科举、当大官,不可以和那些?#22270;?#30340;孩子混在一块!

              他很听话,认认真真去读书,白天学诗词歌赋、晚上背儒家经典,昼夜不懈,到了后来,他的舌头都生了疮,手都磨出了茧?#21360;?/p>

              他老老实实走上母亲为他?#25165;?#30340;路,不敢有半点违背。

              可年少懵懂的?#27169;?#36824;是让他在读书之余,用期待?#21738;?#20809;看向窗外,看别人家的孩子爬树、捉鱼、荡秋千、跳山羊……那些欢声笑语都不属于他,这点他清楚,但却并不妨碍他天性的向往。

              直到那天,他在路边散步,一个轻灵的身影就这般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视线里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一个明朗欢快的少女,四野荒芜寂静,唯她生机勃勃,翩然荡漾在春风里,洋溢着数不尽的温柔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眼,她给他的感觉,是云中烛火、是豆蔻芳华,就犹如一道光,猛然铺进了他沉寂?#21738;諦模?#20142;的耀人。

              也许就在第一眼看见她时,他就已经爱上了,只是彼时浅薄的阅历还不足以让他明白,那是爱情?#21738;?#26679;、心动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少女的身影渐行渐远,自小就孤僻的少年,不?#25954;?#22833;这触手可及的缘分,竟不知从哪借来了勇气。

              他急忙冲上前去,脸憋的通红。

              他说:你好,我我我我叫白居易,想认识一下你。

              那年,他十九岁,她十?#36869;輟?/p>

              初见,

              这一卷青史,终是开了章。

              少女是白居易的邻居,有个好听的姓名,叫湘灵。

              湘灵是贫寒家庭的女儿,眉梢却总是?#26131;?#31505;,她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,声音如银?#36869;?#24471;好听。

             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湘灵不似贵族家的闺秀,她自小就扛起了家庭的重担,也会经常在田野里撒开脚丫子嬉戏。

              她认识不少村里?#21738;?#23401;子,?#19978;?#30333;居易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            这个小哥哥身体很瘦弱,一看就干不了农活,这可怎么办呀?唔,不对不对,小哥哥是读书人,认识字的,将来会去当大官、骑大马,才不用干农活的。

              她?#30475;?#20986;门都会下意识的看向那个窗篱,?#30475;?#37117;正好对上他慌忙躲开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  湘灵不知道,其实?#21051;?#30333;居易都会早早起来,就坐在窗口的书桌旁,也不看书,而?#20146;?#35270;着她家的方向,直等到她身影出现的一刹那,他才会心满意足的开始新一天的学习。

              有时,湘灵也会大着胆子走过去,捧着脸蛋,看向在窗边读书的白居易。她发现这个小哥哥的眉眼真好看,白白净净的,和村里其他男孩都不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的脸都快烧起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她歪着头,背着手,笑嘻嘻地唤白居易:阿连。

              想了想,叫乳名似乎不怎么礼貌,又?#30446;?#35828;:大白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,她的笑容映在他的眸子里,温暖?#30475;猓?#39118;一样的寂静。

              他心头一动,想送给她一首诗,她很惊讶,没想到大白不但认字,还会写诗呢,这也太厉害了吧……在她的概念里,诗都是那些大人物才会?#21738;亍?/p>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清了清嗓子,说:

              娉婷十五胜天仙,白?#30495;?#23077;旱地莲。
              何处闲教鹦鹉语,碧纱窗下绣床前。

              他知道湘灵没念过书,所以尽力让自己的?#20040;?#36890;俗点、再通俗点,通俗到让面前这个女孩子能听懂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他说,邻家有个小妹妹,十?#36869;?#23601;出落的亭亭玉立,比小仙女还好看,在碧纱窗下绣床前,悠闲的时间,她倾听着我为她而作的诗篇。

              湘灵听懂了,她的脸颊泛起红晕,宛如止水面被激起的涟漪,却也让看着她的白居易,内心之中搅海翻江、奔腾千里。

              在没遇见湘灵之前,白居易本是不知道何为爱情的。

              他以为男大当婚、女大?#22868;蓿?#29238;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可自从遇见了她,白居易开始明白,什么叫非卿不娶、之?#28866;?#23427;。

              他对湘灵的爱?#25214;婕由睿?#23601;如饮了酒般,醉的不能自已,双眸只能凝尽一人,心也只会因她而悸动不?#36873;?/p>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送给湘灵一?#23270;?#38194;着双盘龙的铜?#25285;?#20182;说,曾有个大诗人,叫刘希?#27169;?#20182;给心爱的女?#26377;?#36807;一首诗:愿作轻罗著细腰,愿为明镜分娇面。

              他送给她明?#25285;?#20063;剖开了少年的心意。

              湘灵收下了?#24213;櫻?#29233;情在他们的心头萌芽,渐渐长成了一朵缠绕着彼此的花。

              少年与少女就这样私定了终身,还偷尝?#31169;?#26524;,漫漫长夜,他?#19988;?#20558;在一起,任由月辉披在身上,镶起一层银色的边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这段感情很快被白居易?#21738;?#20146;发现。

              烂俗的情节再一次出现,母亲认为,白居易总有一天要踏上?#36865;荊?#23094;的必须得是高贵门第的女子,所以,她果?#20064;?#25171;鸳鸯,绝不认可身为村姑的湘灵。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并没有退缩,这是温柔的少年第一次尝试去反抗他?#21738;?#20146;,有着从没有过的倔强。

              贞元九年,白居易的父亲迁任襄阳别驾,此时国家的局势也大体安定了,母亲决议带着一家人前去襄阳。

              如此,离别终究是来了,无可阻挡。

              走?#21738;?#22825;,这对恋人执手相看泪眼,无语凝噎,湘灵将那面铜镜还给了他,说:我等你将它再次给我。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接过?#24213;櫻?#27785;默不语,他重重的点了点头,留下了他离别之际写给她的诗。

              他经常给她写诗,每当那时候,湘灵就支起下巴静?#39539;?#21548;,目光里满是崇拜,而今天这首《留别》,很有可能是他给湘灵写的最后的诗了。

              秋凉卷朝簟,?#21495;?#25764;夜衾。
              虽是无情物,欲别尚沉吟。
              况与有情别,别随情浅深。
              二年欢笑意,一旦东西心。
              独留诚可念,同行力不任。
              前事讵能?#24076;?#21518;期谅难?#21834;?br/>唯有潺湲泪,不惜共沾襟。

              秋意凉了就要卷起竹席,春?#24352;?#20102;就要收起被?#21360;?/p>

              你看吧,就连这些无情物,分别的时候都有些让人舍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更何况是和你呢?

              这两年我们度过了多少欢乐的日子,多么缠绵的情意,却不想,突然间就要各奔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虽然我也想留下,甚至带你一起走,但我现在?#21738;?#21147;还做不到。

              以前谁能预?#31995;?#20170;天呢?

              未来会怎样我也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只有那双眼不断滚落的眼泪,不停地在打湿你我的衣襟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马车咕噜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白居易趴在?#36947;?#19978;,努力的睁大眼睛,眼看着湘灵单薄的身影渐渐变小,最终消失不见。

              他的泪水溢满脸颊。

              路途上,每当经过高处,他就下意识的回头,?#36335;?#37027;个熟悉的?#25381;?#23601;在身后?#35805;恪?/p>

              他?#27597;?#22905;诗,题目就?#23567;都?#28248;灵》,这是他第一次在诗中留下爱人的名字:

              泪眼凌寒冻不流,每经高处即回头。
              遥知别后西楼上,应凭?#29238;?#29420;自愁。

              在襄阳,因父亲是别驾,白居易的生活水准一下子提高不少,终于不用再过符离时的苦日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可他还是不开心。

              他忘不掉,忘不掉一个宛若天仙似得少女,他忘不掉她捧着脸看她的眼眸、忘不掉她听自己吟诗时的认真、忘不掉自己离开时,她泪眼婆娑、茕茕孑立的无助。

              尤其是夜深人静时,他更是相思成疾,咬着自己的手,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:

              夜半衾裯冷,孤眠懒未能。
              笼香销尽火,巾泪滴成冰。
              为惜影相伴,通宵不灭灯。

              湘灵,

              我想你了。

              贞元十年,白居易的父亲去世,一家人再次回到了符离。

              按照礼法,白居易要披麻戴孝,在家丁忧近三年,故而虽然恋人再次相见,他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去和湘灵私会。

              二人只能犹如初识?#35805;悖?#22312;窗篱下,眉?#30475;?#24773;。

              直到贞元十二年,白居易丁忧完?#24076;?#36825;年他二十?#36869;?#20102;,湘灵也已经二十一了,在提倡早婚的大唐,其他?#20449;?#22312;这年纪娃都有好?#29238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  他鼓起勇气,恳求母亲让自己把湘灵娶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母亲不许,还勒令他不准再和湘灵来往。她对白居易说,你要娶的应该是对你?#36865;?#26377;帮助的女子,你要是娶一个村姑,那岂不是让别人笑话咱们白家?等将来我死了,要怎么在你父亲面前解?#20572;?/p>

              在中古社会,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才没什么自由恋爱,只要母亲不点头,白居易是没办法迎娶湘灵的。

              他的苦涩无法言说,只能写成文字,如贞元十?#21738;輳?#20197;湘灵的视角写?#21738;?#39318;《长相思》:

              妾住洛桥北,君住洛桥南。
              十五即相识,今年二十三。
              有如女萝草,生在松之侧。
              蔓短枝苦高,萦回上不得。
              人言人有愿,愿至天必成。
              愿作远方兽,步步比肩?#23567;?br/>愿作深山木,枝枝连理生。

              ?#26131;?#22312;洛桥北,而你住在洛桥南。

              认识你?#21738;?#24180;我?#31456;?#21313;?#36869;輳?#22914;今却已经二十三了。

              我就犹如生长在松柏?#21592;?#30340;藤萝,无论我的藤蔓如何去攀岩、萦绕,都无法跨越家?#28866;?#31532;?#21738;?#23618;坎儿。

              人家都说,一个人只要有愿望,老天都会成全她。

              那么我?#36171;?#20026;远行的走兽,跟随在你身边,每一个脚步都和你并肩而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那么我?#36171;?#20026;深山的乔木,陪伴在你身旁,每一条枝桠都和你连理生长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你看看这首诗的最后一句:愿作深山木,枝枝连理生。

              有没有想到什么其他类似的句子?

              唔,是《长恨歌》的名句:在地愿为连理枝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,白居易的《长恨歌》,写的到底是杨贵妃和唐明皇,还是湘灵与自己呢?

              后来的白居易,写过很多因女子门第不足难以嫁给心上人的讽刺诗,如《议婚》、《朱陈村》……实际上,都是对自己过往?#21780;?#30340;宣泄。

              门第,就是因为所谓的门第,他就要和湘灵错过!

              他不甘?#27169;?#27597;亲不就是因门第可以对他有助力吗?那好,如果自己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入仕,向母亲证明?#35789;?#19981;需要联姻自己也可以当官的话,那么母亲会不会认同他和湘灵的爱情?

              想到这里,白居易猛然间?#36335;?#25235;住了什么,他喜出望外,对啊,只要结局完美,过程如何曲折又有什么关系?

              他更加发奋读书,贞元十五年,白居易考过了乡试,也就是这次在宣城,他结识了弘农杨氏的子弟杨虞卿。

              杨虞卿见白居易年近三十竟还单身,有意把?#29992;媒?#32461;给他,白居易当然婉言拒绝。

              ?#25991;輳?#30333;居易进京赶考,终于进?#32771;?#31532;,那一年,他二十九岁了。

              他欢天?#39539;?#30340;回到符离,以新?#24179;?#22763;的身份,求母亲同意自己将湘灵娶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母亲还是拒绝,她说,进士?#31354;?#31639;个什么官?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愕然,的确,唐朝与后世的明清不同,科举制还很不完善,你纵然考中?#31169;?#22763;,也只是代表你有做官的资格,而不是直接就能去做官,只有等到有空缺了,吏部才会来找你替补,所以在唐朝,那些中进士后在家等了好几十年才当上官的也大有人在。

              母亲并不认可他的进?#21487;?#20221;,白居易一咬牙,为了湘灵,他拼了,回到长安再继续考。

              其实有的时候,结局一旦注定了,此前的挣扎才会显得分外残忍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重回长安,白居易认识了一个新朋友,叫元稹。

              元稹也是考生,只不过中的是明经科,他和白居易一样,也打算继续去吏?#22350;?#21152;考试。

              二人结为知己好友,在长安一同攻读,也写诗互相唱和,有一次,元稹饮酒喝的酩酊大醉,嘟囔地叫:莺?#39608;?/p>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翻了个白眼,说:你一个大男人,竟还?#20313;余櫻?/p>

              元稹从床上蹦起来,张牙舞爪地叫:不是?#20313;櫻?#26159;莺?#28023;?#23828;莺莺的莺?#28023;?/p>

              原来,元稹也有一个初恋。

              当年,他寓居蒲州,借住在?#30053;海?#20598;遇了姨妈郑氏。

              那时,蒲州恰好遇到兵?#37073;?#20182;?#20449;?#21451;搬来救兵,这才解了围,在答谢宴会上,元稹与表?#20040;?#33722;莺确认过眼神,遇见对的人……

              元稹进京赶考,发誓当上官以后,一定要披红?#20063;省?#34915;锦还乡,然后把?#30007;哪?#24565;的崔莺莺娶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看着?#33436;?#30340;元稹,不由轻笑,原来自己和好友,二人竟有着一模一样的过往。

              那段时间,每到夜深人静、万籁俱寂时,元稹与白居易躺在榻上、转过头来辗转难眠。

              艳质无由见,寒衾不可亲。
              何?#30333;?#38271;夜,俱作?#28866;?#20154;。

              漫漫长夜,他们一个在想着莺?#28023;?#21478;一个在想着湘灵。

              贞元十九年,白居易与元稹双双过了吏部的考试,被授予了校书郎。

              有了官身,白居易决心把家迁到京城,这年隆冬,他赶回了符离老家,再次请求母亲答应他与湘灵的婚事。

              他都三十二了,湘灵也二十八了,他们拖不起了。

              母亲还是不同意。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?#21738;?#20146;陈?#24076;?#25454;说还是白父的侄女,二人是近亲结婚,本就是联姻的产物,婚后感情生活?#19978;?#32780;知,这样不圆满的感情让母亲的性格十分偏激,她只要认定了白居易必须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,就绝不允许他和湘灵有来往。

              母亲的决然彻底摧垮了白居易的?#32769;擼?#20182;去找湘灵,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这个女子等了她十三年了,如今的自己却还是无法给她一个交代。

              他不敢看她的眼睛,只能低声说:我要走了,去长安,以后可能再也不回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面前的湘灵却忽然笑了,明明泪水潺潺流出,可脸颊上满是笑靥如花。

              她好似早就?#31995;?#20102;会是这样的结局,因为自己的身份太过?#22270;?#36825;辈子是不可能与大白在一起的。

              她送给了白居易一双鞋子,是她亲手做的,她希望自己的爱人穿上,?#22836;路?#23601;是自己在陪伴着他,一起走遍往后余生的漫漫长路。

              这双鞋子,就是她给这段爱情的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终究?#20146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  他什么也没有留下,除了这首《潜别离》:

              不?#27599;蓿?#28508;别离。
              不得语,暗相思。
              两心之外无人知。
              深笼夜锁独栖鸟,利剑舂断连理枝。
              河水虽浊有清日,乌头虽黑有白时。
              唯有潜离与?#24403;穡?#24444;此甘心无后期。

              不许哭泣,我们就要离别了。

              不许倾诉,只能?#20302;?#21435;想念。

              别离之后,你还会爱我吗?

              无尽的黑夜囚禁了比翼鸟,无情的利剑斩断了连理枝。

              河水浑浊,但也有变清的一天,再乌黑的头发,也总有一天会白去。

              算了吧,算了吧,既然选择了离别,

              那么,

              我们后会无期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长安,白居易得到了一个消息,自己的好?#35328;?#31289;迎娶了京兆韦氏的女儿,终究还是?#20960;?#20102;初恋崔莺?#39608;?/p>

              他苦苦一笑,都是为了?#36865;荊?#20182;们牺牲了爱情,元稹如此,他也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元和元年,白居易调任周?#26009;?#23561;,也进一步的贴近劳苦大众,忙碌冲淡了他对湘灵的思念,让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公务上,譬如,他那首脍炙人口的?#35910;?#21000;麦》,就写于此时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次,他与朋友在仙游寺散步,众人不知怎么,就聊起?#35828;?#24180;唐明?#35270;?#26472;贵妃的爱情故事,朋友说:乐天,你文采这么好,不如你以此为题,作一首诗怎么样?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欣?#25381;?#20801;,挥毫泼墨,就开始写。其实他朋友的本意,是想让他批判一下唐明?#23460;?#32829;于美色而误国的事儿,一开头他也确实是按照这个思路去写的。

              可写着写着,一个模糊的少女身影就忽然浮现在他?#21738;?#28023;,他的?#21490;媯?#22312;潜移默化间,变了:

              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。
              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
              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

              名垂千古的《长恨歌》应运而生,收获了百代读者的赞叹,人人都以为,白居易写的是唐明?#35270;?#26472;贵妃。

              唯有他自己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那个七月七日,记忆中?#21738;?#26366;与我夜半私语,我们彼此许?#25285;?#35201;成为比翼双飞?#21738;瘛?#36830;理错结的枝……

              可是爱情最终还是消逝了,不论是上穷碧落下黄泉,都无法再寻见。

              哪有什么天长地久?

              只有无穷无尽的恨,在一个个无法入眠的深夜,让我一遍又一遍的记起,一遍又一遍的刮着我的?#27169;?/p>

              元和三年,白居易终于结婚了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年,他三十七岁。

              莫说在唐朝了,?#36864;?#26159;在当今,三十七岁才成婚,那也是晚的不能再晚,有学者说,白居易成婚晚,是因白家的家风,反正在钻研学术的专家眼里,大诗人怎么能有小?#26159;?#35843;呢?

              可我们很明白,白居易这么晚成婚,全是为了他的湘灵。

              三十七岁了,他还是没能把心爱的湘灵娶过门,而是和好友杨虞卿的妹妹成了一对。

              新过门的妻子出身弘农杨?#24076;?#38376;第比白?#19968;?#35201;高,母亲看着新媳妇,?#39539;?#21512;不拢嘴。

              只有白居易的眸子里,满是落寞。

              我们还能看到,就在成婚的前一年,白居易有一晚住在杨家,留下了一首诗,这首诗的名字,就?#23567;端?#26472;家》:

              杨?#31995;?#20804;俱醉卧,披衣独起下高斋。
              夜深不语中庭立,月照藤花?#21543;轄住?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  夜半无人,杨氏兄弟早已经入眠,他却披上?#36335;?#25512;出房门,独立于中庭,不言不语,一双眸子直直的看向悬于天空的圆月。

              全诗没有写他的心理活动,但?#26131;?#35273;得,他应该是在想故乡?#21738;?#20010;人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婚后的生活,和预想的一样,平淡,无波,妻子不是不好,相反,因是大家闺秀,所以一言一行都很得体。

              但爱情总是不?#39539;览恚?#19981;是你好,我就一定会爱上你。

              我看过白居易写的一?#33258;?#20104;妻子的诗,字里行间,似乎埋怨妻子太不食人间烟火,天?#24049;?#20102;,都不晓得早些置?#25954;?#29289;。

              其实他也尝试着去忘掉湘灵,可是残酷的现实,却冷漠的提醒着他,让他无法拭去他们曾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

              可能就连湘灵都不知道,白居易到如今,还留着当年?#21738;?#38754;明?#25285;?#21482;是常年放在匣中,?#24213;?#37117;锈上了铜:

              美人与我别,留镜在匣中。
              自从花颜去,秋水无芙蓉。
              经年不开匣,红埃覆青铜。
              今朝一拂拭,自照?#20465;?#23481;。
              照罢重惆怅,背有双盘龙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元和六年,白居易?#21738;?#20146;去世了。

              这个他们感情的最大阻碍已经没有了,我不知白居易看向母亲安详面容时,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神情,不知是爱?还是恨?#24691;?#25110;者,他有多爱,就有多恨。

              可白居易已经四十了啊,他也已经娶了妻子,他应该对杨?#32454;?#36131;,那?#20146;?#20026;男人的担当。

              这是很矛盾,但我还能保证,元和六年,白居易心中?#21738;?#20010;人,还是湘灵,因为就在这一年?#21738;?#20010;冷雨夜,他写的《夜雨》,毫无疑问是写给湘灵的:

              我有所念人,隔在?#23545;?#20065;。
              我有所感事,结在深深肠。
              乡远去不得,无日不?#24052;?br/>肠深解不得,无夕不思量。
              况此残灯夜,?#28010;?#22312;空堂。
              秋天殊未晓,风雨正?#22278;浴?br/>不学头陀法,前心安可忘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有所念人,隔在?#23545;?#20065;。我有所感事,结在深深肠。”

 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我真不敢置信这种言情小说里的句子,竟是出自于白居易之手。

              可能真的是情之所至吧。

              这首诗一如既往的通俗,不需要翻译,各位也能看懂大抵的意思,而在我看来,真正戳心的,还?#20146;?#21518;一句:不学头陀法,前心安可忘。

              我记得,另一位大诗人王维在中年丧妻后,三十多年都没续?#36965;?#19981;知是否不堪忍受思念的折磨,他便沉浸于佛理,以此来寻求精神上的解?#36873;?/p>

              既然?#32431;啵?#19981;如忘掉吧。

              而白居易却和王维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他不?#25954;?#21435;学佛法,不?#25954;?#24536;掉关于湘灵的一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哪怕?#30475;?#35760;起时,

              都是一场痛彻心扉的凌迟。

              也绝不想忘了你!

              元和十年,白居易触怒了?#23454;郟直?#23567;人中伤,被贬到江州担任司马,如果你记性够好,应该就能知道也正是在这一年,白居易在浔阳江头写就了《琵琶?#23567;貳?/p>

              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一件事。

              而是白居易在被贬途中,遇到了一?#36824;?#20154;。

              正是湘灵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年,白居易四十四岁,湘灵也四十岁了,当写意的过往远去,搁着时光的纱,他们的容颜与二十多?#26165;?#30340;少年少女重?#24076;?#20687;是经历了半生,诉说着钟情。

              我们无从知晓当日的具体情?#22467;?#21482;是双方都有家室,纵然相爱,也只能叹息一句物是人非。

              而历史,也只给我们留下了名为《逢旧》的两首诗。

              我梳白发添新恨,君扫青蛾减旧容。
              应?#35805;?#20154;怪惆怅,少年离别老相逢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久别偶相逢,俱疑是梦中。
              即今欢乐事,放盏又成空。

              隔了二十五年的皑皑岁月,

              他们相?#25285;?#25918;声大哭,让挚情睥睨了时光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有人问,为何白居易此时不带走湘灵?要知道,他们之间的阻碍白母已经去世了啊。

              我也疑惑过,也查过一些资?#24076;?#35828;湘灵此时是和老父亲在一起漂泊于江湖,她还信守着与白居易的?#20449;担?#24182;没有嫁人。

              但我始终没查到原始出处在哪块,考虑到这完全不合情理,所以就没有采纳,很可能是湘灵此时已经嫁人,而白居易也已经有?#25628;釷希?#20110;是二人只能再次错过。

              退一步讲,纵使湘灵真的没有嫁人,但我觉得他们没能在一起,也是可以说得通的。

              我就这么说吧,在白居易和湘灵长时间的分别里,他们接触的人,瞧见的事,都是不一样的,慢慢的,他们人也会变得不一样,心的距离也就变得远了,这光是靠年少时的?#22570;恚?#26159;无法维系这份感情的,人生成长的过程总会有这样的身不由己,所以倒不如说,他们若是想真的在一起,白居易?#32972;?#23601;不应该搬家……而对于白居易而言,现在的湘灵,很可能还不如他身边一个亲密的伙伴,她其实是活在他青春的记忆里,而不是现实中,湘灵,只是他的执念而?#36873;?/p>

              绝弦与断丝,犹有却续时。
              唯有衷肠?#24076;?#24212;无续得期。

              或许他?#19988;?#26366;期待过重新相遇,也曾坚信过未来会有奇迹的发生,但这些终究在静默?#21738;?#21326;里,悄无声息的?#24651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  十一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在被贬谪九江期间,?#36865;?#19981;?#22330;⑿那?#27785;郁,有一次,在庭?#27627;酪路?#30340;时候,忽然见到了一双鞋?#21360;?/p>

              正是当年离别之时,湘灵赠给他?#21738;?#19968;双。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凝视这双已经老旧的不成样子的布鞋,发了好一阵子呆,然后,写下了一首长诗。

              中庭晒服玩,忽见故乡履。
              昔赠我者谁,东邻婵娟?#21360;?
              因思赠时语,特?#23186;嶂帐肌?
              永愿如履綦,双?#25032;?#21452;止。
              自吾谪江郡,漂荡三千里。
              为感长情人,提携同到此。
              今朝一惆怅,反覆看未?#36873;?
              人只履犹双,何曾得相似。
              可嗟?#32431;上В?#38182;表绣为里。
              况经梅雨来,色黯花草死。

              今天在庭院?#25346;?#29289;,忽而看见从故乡带来的鞋?#21360;?/p>

              这是谁给?#26131;齙哪兀?#21780;,是故乡那位邻家少女所赠。

              我想起了她诀别时的话语,说要用这双鞋来代表我们爱情的始终。

              但愿我们两个人,就像鞋子与鞋带一样,同行同止,相伴一生。

              我如今被谪九江,离家漂泊三千里,是为了纪念我的爱人,才把它带在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把鞋子拿起来,反复地端详,却只余惆怅。

              明明鞋子还是成双成对,人却是形单影只。

              更让人叹息的,是这双鞋子原本多么的精致锦绣,可前些天下了场梅雨,上面的色泽黯淡了,绣着的花草也已经枯萎了。

              就一如你我之间的爱情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这首长诗,题目就只有两个字,上面也没有任何的批注。

              ?#23567;?#24863;情》。

              十二

              长庆?#21738;輳?#20116;十三岁的白居易在杭州刺史?#21543;先温?#22238;京述职,他特意去了符离一趟,想去看看湘灵。

              伊人却已杳无音讯。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望向那个他们曾经初识的篱窗,一起依偎的地方,如今空空如也。

             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,佝偻着腰,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这就是历史给这段感情的最后一则记载。

              在这之后的白居易是个怎样的人,大家想必已经知道了。

              他开始学会放荡,整个人骚气的不能再骚气,经常流连忘返于青楼花馆,还公然在家里蓄妓,他说:不得当年有,犹胜到老无。

              当年他没有得到湘灵,如今干脆彻底放开,纸醉金迷,把所有的?#21780;?#20511;肉体的快感全都发泄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看看老年白居易的诗,有些句子简直是公然开?#25285;?#27604;如“花?#21592;?#19981;入,犹自未甘心?#20445;?#33021;把不举说的这么清新脱俗,真的没谁了,这也幸亏是他白居易,若换做其他诗人,分分钟要被封杀的节奏。

              泡吧?#28982;?#37202;就不说了,白居易因为年老?#36869;ィ?#20026;了助兴,居然还开始嗑药,他说:钟乳三千两,金?#38382;?#20108;?#23567;?#20160;么?#20804;?#20083;?就是唐代的一种春药。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蓄妓,就爱找那些十五六岁的小姑娘,似乎是为?#20439;?#24518;初见的湘灵,每当这些女孩长到十八了,他就不?#19981;叮?#36716;手就给卖了:十听春?#27988;?#33722;舌,三嫌老丑换蛾眉。

              以?#29616;种只?#21776;事,数不胜数,正如陈凯歌在电?#21834;?#22934;猫传》里,借白居易自己的口自述:无法无天,无情无义,只认诗,不认人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,你说他是渣男,不冤,真不冤。

              可有时候我却在想,原本深情白居易为何会变的这样?#37027;椋?/p>

              我不明白,那个为了心爱女孩敢于去挑战巨龙的勇士,为什么会堕落成这样?

              直到有一天,我在网?#33258;?#30475;到了这样一则?#32469;潰?/p>

              当一个女人错过那个她最想嫁的人,就会变得越来?#25945;?#21076;。

              当一个男人错过那个他最想娶的人,就会变得越来越?#23305;狻?/p>

              挑剔是因为,谁都不如你。

              ?#23305;?#26159;因为,反正不是你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或许这就是真相吧。

              白居易还是那个深情的白居易,只是他的深情,只属于湘灵一个人。

              因为其他人不是湘灵,所以白居易在她们面前滥、渣、无情无义,可在湘灵面前,他始终都是那个叫做大白的暖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?

              因为白居易晚年这首名?#23567;?#26790;旧》的诗,还是让我们看到了,有份初?#27169;?#20182;从没有?#20960;海?/p>

              别来老大苦修道,炼得离?#26576;?#27515;灰。
              平生忆念消磨尽,昨夜因何入梦来?

              平生记忆?#23478;?#32463;抛却了,爱情如是,理想亦如是。

              那么,你昨夜,又为何要出现在我的梦里呢?

              花非花,雾非雾。
              夜半来,天明去。
              来如春梦不多时,去似朝云无觅处。

              我是知道的。

              一个人在经历过无数失去后,就不再?#37322;?#24471;到,在旁观过无数悲欢后,就不再希冀时光有情,相伴终老。

              但若是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,明知道往后的故事浸满悲伤。

              我也定不后悔和你相遇。

          2. 神龙高手论坛平特一肖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