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

          1. 分享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武当七侠之间的派系斗争

            2019-02-19  茂林之家

              文/六神磊磊

              一直都想写武当七侠之间的政治斗争。今天有点空,来写一写。大约5000字。

              网上也有一些类似的文章,看了都不太满意。

              在谈这个问题之前,必须要先承认一点:七侠的关系其实总体是不错的,很有一点所谓“团体即家庭,同志即手足”的意思,这个是大前提。所谓的“斗争”都是潜流。

              我们绝不能夸大人家七侠的矛盾,那绝不是金庸老爷子的本意。人家毕竟是武当派,不是星宿派,没有那么多的你死?#19968;睢?#19981;共戴天。

              不过话说回来,有人的地方就有派别,就有斗争。所谓党内无派,千奇百怪,兄弟之间也是分亲疏的,是有派系的,是有竞争的。

              特别是围绕着“谁当张三丰的接班人”这个最要紧的权力问题,七侠之间是有一股子暗涌的,是有暗戳戳的互掐的,有时掐?#27809;?#26377;点小激烈。

              先温习一下武当七侠的名字,他们是宋远桥、俞莲舟、俞岱岩、张松溪、张翠山、殷梨亭、莫声谷。每个人的名字都像一幅山水画儿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现实并不完全那么?#35272;觥?#24072;父张三丰有个毛病不大好,就是拖?#20384;?#25289;不肯指定接班人。根据原著,他似乎到九十五?#26165;?#37117;没提这事。也不知道是因为恋权,还是对?#32422;?#30340;身体太有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历史无数次证明,接班人选的问题?#31995;?#36234;久、越不明确,大家就会越焦虑,越是心神不宁。暗涌就是这么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先分析一下七个弟兄的接班?#38382;啤?#26377;两个人大概首先就可以被排除,就是老六和老七。

              一是资历,这点不用多说了,他俩资历最浅,年纪最小,不够格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和师父的亲疏关系,他俩也吃亏很大。原著上说,俩人的武功甚至都不是张三丰亲自教的,而是大师兄和二师兄代传的。张三丰压根就没带过他俩。

              这相当于在一个部门里,别的实习生都是大领?#35760;?#33258;带的,你却是由部门同事带的,和大领导完全不亲,你?#30340;?#31454;争起来是不是明显吃亏。

              第三点,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他俩的性格和能力都有比较大的?#27605;藎?#19968;个弱,一个楞,不适合当老大。

              殷梨亭“性子随和,不大有?#32422;?#30340;主张?#20445;?#38543;和也就罢了,没主张这可要了亲命。当老大怎么能没主张?#21487;?#33267;他成名之后都可以当众哭鼻子的,而?#19968;?#26159;扔掉兵器掩面呜咽狂奔的那种,作为一个小师叔还挺可爱,可作为老大就实在太脓包。

              刨去了这两位,剩下几个人里,接班概?#39318;?#22823;、卡位最靠前的有三个人:

              老大、老二、老五,也就是宋远桥、俞莲舟、张翠山。他们共同构成了接班的第一梯队。

              这三个人各有各的优势。

              宋远桥不必多说了,他是大师兄。何况他“为人端严?#20445;?#23041;权甚大?#20445;?#27494;功也很高,是最有希望接班的。事实上多年来他都是理论上的储君。

              老二俞莲舟紧紧咬住了宋远桥。对这个人可?#36828;?#35828;几句,他的存在简直是宋远桥的不幸。

              他的武功压过了大师兄,在七侠之中第一。这一点可是?#27973;?#21152;分的。在江湖门派这种武力为王的地方,归根结底是拳头决定地位,由功夫第一的弟子接班是完全说得过去的,是有合法性的,大家也都容易服气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俞莲舟的资历也够深。除了大师兄之外,他是仅有的另一个有“带师传功?#26412;?#21382;的,教过几个小师弟功夫。在小师弟们的面前也等于是半个师父。

              也幸亏宋、俞两人表面上关系还行,从没撕破脸。这是武当之福。否则以他俩的半斤八两、难分轩轾,如果各自拉帮结派,对撕起来,甚至玩一出“剑宗”、“气宗”的路线斗争,那可够武当派喝一壶的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老大、老二,在接班的第一梯队里还有一个老五——张翠山。

              老五凭什么这么靠前呢?原因很简单,师父最?#19981;端?#20320;老大老二再优秀,架得住师父?#19981;?#20116;阿哥么?

              自古以来,立长还是立爱就是一个大问题,多少厉害的君王在这个问题上首鼠两端,甚至闹得政治动荡、王朝倾?#30149;?/p>

              张三丰甚至曾经公开表态:“我原盼他(老五)能承受我的衣钵。”这可是?#20808;?#23478;第一次就接班?#23435;?#39064;公开表态,非同小可。宋大和俞二对此可谓是印象深刻、念念不忘。俞莲舟曾专门对老五一家提起过这件事,还特意问五弟妹:

              “你可知我恩师在七个弟子之中,最?#19981;端俊?/p>

              “你说,师父是不是最?#19981;?#20116;弟?”

              他反复提这码子事时,语气固然是调侃的、轻松的、云淡风轻的,但细品起来,其之念兹在兹、无时或忘也可见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个细节很有趣:俞莲舟和张翠山有一次互相恭维,彼此点赞。张翠山说二师兄武功第一,大?#20063;?#21450;。俞莲舟呢?则反过来说老五:?#26263;?#26159;我七兄弟中,文武全才,唯你一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大家可能会觉得俞莲舟这是一句?#27809;啊?#20446;莲舟?#32422;?#22823;概也觉得这是一句?#27809;啊?#20294;其实这话里仍然透着一丝言不由衷,甚至有一丝明褒?#24403;帷?/p>

              要知道,在体制内,特别是在一个武夫为主、武力至上的团体里,夸一个人有文才未必是?#27809;埃?#24448;往是明褒?#24403;帷?/p>

              比如在机关单位里,一个人被说成“笔杆子”未必就好,言下之意有可能是你只会写稿,格局和魄力不够,前途有限。?#30452;?#22914;在部队里,夸一个人“是个秀才?#20445;?#20854;实暗含意思可能是这人只会涂涂写写、舞文弄墨,不是将才。

              俞莲舟如果是全心全意地钦服抬举老五,他大概会这么说:

              “眼下我的武功虽然高一些,但练到了天花板,上不去了,成不了绝顶高手。你潜力比我大,以后成就会在我之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而不是什么“文武双全?#20445;?#24635;给人感觉是练功不专心,啥都会一点,但啥都是二把刀。

              好了,现在眼看师父很明确地?#19981;?#20116;弟,老大和老二该采取什么措施?

              两人的路线完全不同。二哥的路线是亲?#21462;?#25289;拢,大哥的路线是疏远、防备。

              老大对老五经常显得很苛刻。举个例子,在武当山上,当着外人的面,宋远桥公然?#27973;?#24352;翠山:

              “五弟,你怎地心胸这般狭窄?”

              这话说得很重,很有点过头。什么?#23567;?#24515;胸狭窄?#20445;?#20154;家老五当时已经是成名大侠了,外人面前,有必要这样措辞吗?

              就好像你们单?#35805;?#23376;和外人谈判,局长就算和?#26412;?#38271;意见不统一,会当着外人的面公然说:“老张,你怎地心胸这般狭窄”吗?

              接下来,宋远桥居然还对张翠山“喝道?#20445;?/p>

              “五弟,对客人不得无礼,你累了半天,快去歇歇罢!”

              张翠山听他这么一喝,不?#20197;?#20316;声。

              这完全是当众?#32736;?#20154;家老五,有意无意折老五的面皮。

              这真的不好。除非你是宋江,才可以这么当众喝李逵:黑厮,且给我退下!这是亲热,是当心?#35895;恕?#21487;宋江要这么当众喝吴用、喝公孙胜,那就是很不妥当的了,是完全不给面子。

              大哥有意无意在打压的,二哥就有意无意地拉拢。相比之下俞莲舟对老五就亲热得多。

              老五失踪十年后从冰火岛携?#19968;?#24402;,都是二哥一路出力保护。二哥还和五弟的老婆孩子一家人都努力拉近关系,?#27973;?#28909;络。一个外冷内?#21462;?#29233;师弟的好二哥跃然于纸上。

              而大哥呢?五弟失踪十年间,他“中年发福?#20445;?#32982;了。

              听说五弟回来,按说这是天大的事,他的表现却是最平淡的,既不亲自下山接,也没?#25165;?#19968;个师弟、徒弟之类来接,连交代人带句问候的话也没有。

              几兄弟重逢之时,看看别的兄弟是什么态度?老四是一把将老五抱住,表示亲?#21462;?#32769;六则是围着老五转,不肯分离。

              而老大呢??#27973;?#20013;规中矩,礼数周到,却满满都是距离?#23567;?#26159;老五先拜倒在地,叫道:“大哥,?#19978;?#29022;小弟了。”宋远桥则是“谦恭有礼?#20445;?#24685;恭敬敬的拜倒还礼,说道: '五弟,你终于回来了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这实在也太客套了太寡淡了,还不如后来张无忌和清风明月小道童的见面亲热呢。

              再来看另一处细节。武当几侠团聚之后,老五张翠山说出实情:老?#27966;?#20102;好多人,请求师兄弟们庇护。老四当即附和要求大哥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面对老五这个最大的政治诉求,大哥二哥的态度完全不一样。老大宋远桥是“一时踌躇难决?#20445;?#19981;肯表态,旁边“俞莲舟却点了点头,道: '不错!’”老大没发话呢,老二抢着拍了板。

              武当七侠的基本?#38382;?#22823;致就是:老一是?#24405;?#23521;人,老二、五、四是联盟。老六、七太弱,不敢站队。

              接着讲一个重大问题:张三丰的态?#21462;?/p>

              张三丰似乎不感冒宋远桥。

              储君这种东西,一旦“储”得久了,就好像鱼放得久了,自然而然就?#23729;?#33261;,容?#33258;?#23244;弃。老王?#38405;?#20250;左右看不顺眼。这是历史规律。

              原著里,有不少细节值得品味,能看出张三丰对老储君宋远桥的微妙态?#21462;?/p>

              有一次张三丰过九十岁生日,到处布置一?#25314;?#28857;起了红烛,气氛?#27973;?#22909;。宋远桥主动?#20808;?#22871;近乎,书上说他对张三丰“陪笑道?#20445;?#27880;意是“陪笑?#20445;?#35762;了一段话:

              “师父常教训我们要积德行善,今日你?#20808;?#23478;千秋大喜,师弟干一件侠义之事,那才是最好不过的寿?#21069; !?/p>

              你读读看,可以说贴师父贴得?#27973;?#21162;力了对不对。

              面对储君的热情?#31454;茫?#24352;三丰是怎么回的呢?简直让人哭笑不得——

              张三丰一摸长须,笑道:

              ?#29677;?#21999;,我八十岁生日那天,你救了一个投井寡妇的性命,那好得很啊!”

              老张你这啥意思?

              人家老太子表态要积德行善,总归是个好心,什么叫救了一个投井寡妇的性命?

              堂堂武当七侠之首,江湖上威名赫赫的宋大侠,你就单提他热情帮扶跳井寡妇?而且说?#20061;?#37117;不行,还要特意说明是寡妇?

              然后,老张还不过瘾,又加了一句:

              “只是每隔十年才做一件好事,未免叫天下?#35828;?#24471;心焦。”

              然后,“五个弟子一齐笑了起来”。

              张真人当着五个师弟的面公然?#32736;?#22823;师兄,师弟们还“一齐笑起来”。求测宋远桥的心理阴影面积?

              那么,张三丰这是?#23460;?#25171;压宋远桥吗?倒也不是。只能说是什么?三个字:不贴心。

              就像公司里,别人小同事一拍马屁领导就笑,你一拍马屁就总是很?#38480;巍?#23601;是这?#25351;?#35273;。

              宋远桥还有一件事,是办得最不妥当的,就是推出了儿子宋青书。

              不说大?#33080;?#20316;、过度包装儿子吧,至少也是默许纵容了儿子的狂诞。

              宋青书作为武当的第三代,在江湖上很高调,什么“玉面孟尝”啊,什么第三代弟子中武功第一啊,佼佼者啊,接班人啊,搞了很多光环在这个小屁孩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在江湖上,类似所谓宋青书未来肯定要接班,没跑了,就是他了,这种声音一度甚嚣尘上。

              来看一下当时江湖各大门派人士的普遍观感:

              “看来第三代武当掌门将由这位宋少侠接任。”——峨眉派灭绝师太、静玄

              “这位宋青书宋少侠……日后武当派的掌门,非他莫属。”——丐帮陈友谅

              “宋青书是我宋大师伯的独生爱子,武当派未来的掌门。”——明教张无忌

              造成这样一种舆论,对宋远桥是?#27973;?#19981;好的。你还没当?#28982;?#22826;子呢,这就定了皇太孙了?

              宋远桥这个多年的“储君?#20445;?#21407;本一直是当得很谨慎,陪着小心的,可偏偏在儿子的问题上犯了大迷糊。大概是儿子的“优秀?#27604;?#20182;昏了头了,忘记了谦虚、低调,给了趋炎附势之人以可乘之机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乎,各种不负责任的阿谀之徒、别有用心的捧杀之辈就蜂拥而至,给他宝贝儿子加上种种光环,戴上各?#32622;?#23376;,捧成“武当未来”、“武当偶像?#20445;?#29978;至是“江湖的希望”、“人类的曙光”。连你?#32422;?#37117;不敢想的名堂这帮烂人都能给你想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宋远桥大概完全没有考虑过师父、师弟们的感受。对师父来说,我看重你是一回事,你?#32422;呵?#23614;巴自封接班人是另一回事。难道武当提前姓宋不姓张啦?草创新王朝啦?你司马懿啊?

              对师弟们来说,卧槽大师哥你可以啊,我们完全被你忽略了?接师父的班我们不敢指望,可是接你的班我们也统统没戏了对吧?你要父传子家天下?

              而且宋远桥就没想过,你大肆吹捧儿子,可是一百岁的师父?#32422;?#26377;儿子吗?

              还有,师父最爱的五师弟已经死了,?#23435;?#24072;弟有儿子吗?要知道,当时都以为张无忌已殁,“翠山无后”那可是三丰?#20808;?#23478;心中一大痛。你连续戳?#20808;?#23478;痛点做什么?

              最后还别忘了,二师弟俞莲舟有儿子吗?

              整个武当派,宋远桥有儿子,他所有的潜在竞争者几乎都没有儿子。

              他纵容炒作儿子,结果是把没儿子的一伙人都撩拨了,?#20960;?#25104;对立面了。武当被?#36828;?#21010;分成了一个有儿子的人和一群没儿子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注意看,武当几侠对宋青书的态度,很是复?#21360;?/p>

              在宋青书风光得势的时候,武当几侠对他?#28034;推?#27668;,叫他“青书侄儿”。但当他一旦有了把柄,小辫子落在人手上的时候,师叔们下手时却莫名地狠辣无情。

              小宋偷窥峨眉女生宿舍,被七师叔莫声谷发现了。莫声谷居然一路追下来,要杀他。

              其实偷窥能是多大的错了?内?#30475;?#29702;一下,至多打一顿、记个大过就完了,再严格的话关禁闭也可以,废武功也可以,何至于要?#20445;?/p>

              像少林派那样清规戒律,虚竹犯了淫戒加荤戒加?#24179;?#30340;大套餐,也没至于杀吧?也就是打板子开除吧?武当派的弟子偷窥一下就要?#20445;?/p>

              所以只能有三个解释:

              一是武当派洁癖到了变态的地?#21073;?#20599;窥都是死罪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莫声谷和宋青书有不可告人的关系,一个奶油小侄儿,一个胡茬胸毛粗犷小师叔,你想想吧。莫声谷追杀他,属于是吃?#20303;?/p>

              这是另外一桩公?#31119;?#20197;后我再写文讨论。

              三是师叔们可能早就看不惯宋青书了,忍了你很久了,今天可算揪住你小子的尾巴了。

              最后,少林屠狮大会上,俞莲舟一记?#20843;?#39118;贯耳?#20445;?#20351;出十成功力,打得宋青书头骨片片碎裂,成了准植物人,结束了这一场恩怨。

              下手狠可以理解,这小子弑叔嘛。可是俞莲舟对宋青书只见嫌恶和憎恨,没见说过一句惋惜、痛惜的话。

              当年宋太宗面对赵德昭,大概也很想来这么一记?#20843;?#39118;贯耳”吧。

              当然,不管宋远桥怎么失误,他还是波澜不惊地接了班,当了一段时间掌门。

              有些人不服,非说他没有正式上位。这完全是不好好看书闹的,一会再?#30149;?/p>

              之前说了宋远桥这么多失误之处,怎么又顺利接班呢?那是因为武当派奉行的是平和、平稳的政治风格,不?#19981;?#22823;翻烧饼,搞大起大落。老五早死了,宋远桥又实在没什么?#37319;恕?#20648;君多年,也兢兢业业“监国”了多年,接班也是情理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,等到他儿子东窗事发,一切就变了,臭掉的鱼终究要被端下桌。

              终于,一个深夜,已被打?#23567;?#32544;得像个木乃伊的孽徒宋青书被悄然抬上武当山,抬到张三丰面前,接受审?#23567;?#23435;远桥也第二次当众上演负疚自?#20445;?#31532;一次是割脖子,这第二次是刺肚子,也顺理成章被旁人救下。

              一切流?#22871;?#23436;,?#20808;?#23478;三丰亲自出手,毙掉宋青书,宣?#20960;?#23435;远桥,由俞莲舟接任。对宋远桥的退休?#25165;牛?#26159;让他去“精研太极拳?#20445;?#19987;心搞研究。

              重申一下,宋远桥是做了掌门的。书上明确说了他是“掌门弟子?#20445;?#21482;有当了掌门的?#25293;?#36825;么称呼,就和“掌门师兄”、“掌门师叔”一样。张三丰也说得很明白:“掌门的俗务,不必再管了。”人家就是掌门,虽然实际上只是个总经理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夜,所有人大概都长出了一口气,估计就连悲伤中的宋远桥?#32422;?#20063;暗暗松了一口气。?#32422;?#22810;年的威?#26049;?#34987;?#25317;?#20799;子给败光了。这个不尴不尬的总经理,早已没什么当头。就这样吧,一切尘埃落定,也挺好。

              下来之后再看兄弟,看俞莲舟,看张松溪,反而觉得格外亲?#23567;?#21407;来我们之间一直是很友爱的。

              一个人离开权力时,?#25293;?#21520;出一口释然的烟圈,体会到贤者时刻的通透。

              ?#20808;?#20284;登远桥,离开如乘莲舟。一上一下之间,错失了多少?#26494;?#30340;翠山。

              下来,其实远比想象中的轻松。(完)

          2. 神龙高手论坛平特一肖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