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

          1. 分享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中国千年科举,这一届为什么是史上最牛?

            2019-03-06  最爱历史...

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50岁那年,文坛大咖欧阳修,受命担任科举考试的主考官。

              正是春寒料峭时,各地士子?#24080;?#34892;囊,满怀希望,进京赶考。

              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。金榜题名,那是当时千万读书人毕生所愿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年,是宋?#39318;?#22025;祐二年(1057,看似平凡,其实并不平凡的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▲科举考试,一个可?#24895;?#21464;命运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从当年正月初六,欧阳修权知贡举,到三月初五,奏名进士,各科共录取899人,其中,进士388人。

              一甲三名为,状元章衡,榜眼窦卞,?#20132;?#32599;恺。

              都不认识?没关系。同年考中进士的还有:

              名列唐宋八大家的苏轼、苏辙、曾巩

              宋明理学的引路人张载、程颢

              以及王安石变法的核心干将吕惠卿、曾布、章惇?#21462;?/span>

              这一年试举,光辉?#25214;?#25972;个大宋。

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苏轼与苏辙是在父亲苏洵的陪同下进京的。

              老苏很励志,年少时读不下书,四处交游,快意任侠。等成了家,有了孩子,他才知道,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。

              自27岁始,苏洵发奋求学,曾连续六、七年宅在家,除了学习就是学习,并立志,学业未成,绝不提笔写作。

              什么时候开始读书,都不算晚。大器晚成的苏洵终于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学者,开创蜀学。

              有些遗憾的是,苏洵一生都没考中过进士。

              ▲嘉祐二年,三苏进京。

              希望就落在孩子们身上了。嘉祐二年,20岁的苏轼18岁的苏辙进京参加省试(相当于明清时的会试),一举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苏轼、苏辙考中时这年纪是什么概念呢?

              可说是天纵之才。

              要知道,清代的才子蒲松龄一生考了N次乡试,一直到70岁,连个举人都没考到,更别说进士了。当然,也正是因为屡试不第,聊斋先生才有机会为我们留下一部名著。

              苏轼与苏辙的成功,有一定原因是搭了当时古文运动的便车。

              宋初曾一度流行西昆体太学体等文体,其中,西昆体矫揉造作,太学体?#23637;?#33392;涩,都是文坛毒瘤,却受到广?#21644;?#23815;。

              作为当时古文运动的领袖,欧阳修看不下去了,想趁这次试举好好整治不正文风。

              评策论的考卷时,欧阳修的好友,同时也是考官之一的梅尧臣,发现一篇《刑赏忠厚之至论》,观点新颖独到,行文不落俗套,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            欧阳修一看,确实不得了,策论第一舍他其谁,又转念一想,这该不会是老夫的弟子,曾巩所作吧?

              为了避嫌,欧阳修将这篇文章评为第二,等到名次揭晓后,才知道,这篇文章竟出自苏轼之手。

              欧阳修心悦诚服。

              只是,苏轼文中有一句“当尧之时,皋陶为士,将杀人。皋陶曰杀之三,尧曰宥之三”。欧阳修实在想不起出自何处,对此耿耿于怀。

              后来,欧阳修当面问起苏轼。苏轼?#25285;?#37027;是我编的啊!

              有才的人?#20889;?#20316;,无才的人那叫?#36129;唷?/span>

              欧阳修还是不住给苏轼点赞,他在给梅尧臣的信中?#25285;?/span>

              “老夫当避路,放他出一头地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宋?#39318;?#22312;读过苏轼兄弟俩的文章后,那叫一个激动,当即立下flag:“今又为吾子孙得太平宰相两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后世也都领会苏东坡的旷世才情,直至今天,中小学教材中要求“背诵并默写”的,除了李、杜的诗,最多的就是苏轼的词了。

              苏轼一点儿都不考虑学生们的感受,相比之下,乾隆?#23454;?#19968;生写了4万多首诗,就没有一首?#31456;?#22312;中小学教材里,多么爱护祖国的花朵。

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欧阳修会错把苏轼的文章认成是曾巩的,是因为他对曾巩这位得意门生相当看重。

              唐宋八大家中,最没存在感的,曾巩要算第二,没人敢当第一。

              可在宋人眼中,曾巩可一点儿都不打?#20174;汀?#22312;文学上,他主张遵经明道、文道并重、文以经世,是古文运动的中流砥柱。

              自打年轻时,曾巩就是欧阳修的小迷弟,常以欧阳修为表率,?#25226;?#30001;公诲,行由公?#30465;?/strong>。这才是追星的正确姿势。

              年轻的曾巩鼓起勇气,给偶像写了一封自荐?#29275;?#24182;附上自己写的《时务策》。

              欧阳修毕竟是位善于发掘人才的伯乐,史书说他“奖引后进,如恐不及,赏识之下,率为闻人?#34180;?/span>

              看到曾巩的文章,欧阳修十分赞赏。?#19978;В?#26366;巩这人时运不济,他擅长写文章,但应?#38405;?#21147;太菜了,一直被埋没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,欧阳修撰文为这位粉丝叫屈,写?#20284;?strong style="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?#31471;?#26366;巩秀才序》,赞扬了曾巩一番,还顺便把当时的选官制度批判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欧阳修?#25285;?#19981;是你的错,全是考官的锅。由此可见曾巩的才气。

              在欧阳修的鼓励下,曾巩锲而不舍,终于在嘉祐二年高中。

              ▲唐宋八大家,嘉祐二年的进士就占了三位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年试举,北宋古文运动旗开得胜。苏轼、苏辙、曾巩等人为文坛注入新鲜血液。

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嘉祐二年考中进士的,还有曾巩的弟弟曾布

              曾巩潜心治学,在政治上鲜有成就,而曾布就不一样,他踏入政坛如鱼得水,日后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,是新党的得力干将。

              这人脾气犟,为人刚直,倒是和他上司王安石很像,被梁启超评价为“千古骨鲠之士”

              打虎亲兄弟。嘉祐二年,有好几对兄弟同科及第,除了苏轼兄弟、曾巩兄弟,还有林希、林旦兄弟,王回、王向兄弟?#21462;?/span>

              不过,那个时代,对后世思想影响最深的,还属理学家“二程”兄弟,程颢、程颐

              其中,程颢也是嘉祐二年进士,而程颐虽然名声在外,但和苏洵一样,一生都没考中进士。

              兄弟俩师承濂学开创者周敦颐,提出“理”是万物本原,“存天理,去人欲”等主?#29275;?#24320;创洛学

              而后?#20174;?#31243;朱理学齐名的陆王心学,实际上也肇始于程颢。

              兄弟俩可说是引导了以后几百年思想史的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▲二程的思想后?#20174;?#26417;熹等人发扬光大,影响深远。

              嘉佑二年,榜上有名者,还有另一位理学家张载

              张载是关学的开创者,主张“气本论”,算亲戚关系,还是二程的表叔。

              叔侄关系很不错,二程就差唱起来:“我家的表叔数不清,没有大事不登门…”

              程颢常和张载在寺庙中坐而论道,叔?#35835;?#35848;天说地,无所?#24605;傘?#31243;颢豪言,古往今来也就咱俩聊天可以聊到这个高?#21462;?/span>

              人生在世,总得给自己立个小目标,张载没想挣一个亿,却留下万古流芳的四句话:

              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

              可说是历代读书人的崇高理想。

              ?#19978;В?#23435;代以后,作为官学的理学逐渐变得压抑变态,以至于到了“以理杀人”的地步,二程和张载等人的理想彻底跑偏了。

  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  科举说到底是选官制度,不是新概念作文大赛,嘉祐二年涌现了这么多文化名人,自然也少不?#33487;?#22363;精英。

              从神宗在位时(1067—1085)的王安石变法,再到哲宗在位时的(1085—1100)元祐更化、绍圣绍述,都有嘉祐二年进士们的身影,新党中有吕惠卿、章惇、曾布等,中间派及旧党中则有苏轼、苏辙、程颢等

              双方在朝堂之上明争暗斗,甚至各自党派内部也矛盾重重。

              熙宁二年(1069),王安石任参知政事,开始执掌政权,主持变法。

              吕惠卿是变法的二把手,在老王眼里,小吕是位好同志。

              王安石比吕惠卿年长11岁,常一起讨论经义,两人意气相投,结为莫逆之交。

              王安石变法,事无巨细,都要与吕惠卿商量,大部分章奏出?#26376;?#24800;卿之手,青苗、?#23478;邸?#20445;甲等法都是由他制定。

              有我老王吃的,就有你小吕一份。可是,吕惠卿这人不厚道。

              王安石还在前线振臂高呼:“兄弟们,上啊!?#34987;?#22836;一看,自家人都在互撕。

              先是,吕惠卿和曾布交恶

              熙宁三年(1070),吕惠卿因?#24178;?#31163;职,曾布暂代他改定?#23478;?#27861;。

              等到吕惠卿回朝,发现曾布擅?#24895;?#21160;了自己拟定的?#36335;ǎ?#19997;毫不念及自己的劳动成果。

              吕惠卿一向小家子气,和曾布这梁子就这么结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熙宁七年(1074,曾布被卷入市易务案。

              市易法是为抑制兼并、增加财政收入实行的?#36335;?#20043;一,市易务是市易法的执行机构。

              市易法的原则就是由市易务出钱,?#23637;?#28382;销货物,?#20161;?#22330;短缺时再卖出,以此限制豪商大贾对市场的控制。

              曾布不得要领,指出市易务的判官吕嘉问派官吏到各地购买货物,禁止商人先交?#20303;?/span>

              吕惠卿趁机利用曾布这直性子,诬告他背叛?#36335;ǎ?#29579;安石居然信了。

              此案导致曾布?#35805;?#23448;,这是新党内部第一次分?#36873;?/span>

              ▲王安石变法困难重重,吕惠卿曾是他最得力也是最信任的助手。

              同年,王安石因朝野舆论,第一次罢相

              吕惠卿接任参知政事,瞬间自我膨胀直得瑟,完全忘了自己是王安石一手提拔的。

              执掌朝政后,吕惠卿任人唯亲,专横?#21709;瑁?#20511;机?#24080;?#25919;?#23567;?/span>

              王安石的弟弟王安国跟吕惠卿早有过节。王安国热衷于吹笛,王安石曾劝他少沉迷玩乐,王安国却反要老哥远离小人。他所指的小人,就包括吕惠卿。

              吕惠卿上台后,将王安国削职放归乡里,没过多久,王安国就病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这可是恩人的亲弟弟。

              吕惠卿垂涎新党领袖之位,不?#20808;?#32769;上司王安石回朝,借用祭祀赦免的旧例,向宋神宗推荐任王安石为节?#20161;埂?/span>

              那点小心思,宋神宗当然知道,立?#35752;?#38382;他:“老王又不是因罪?#35805;?#20813;,为?#25105;?#20197;赦免的方式复官?”

              第二年,王安石东?#30342;?#36215;,回朝执政,搞了这么多小动作的吕惠卿慌慌哒。

              王安石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,他很快将吕惠卿?#20598;?#20986;朝。吕惠卿从此屡遭贬谪,疲于奔命。

              尽管吕惠卿是变法的先驱,在边境也忠于职守,却再也难以进入政治中心,被新、旧党共同嫌弃。

              忘恩负义,真的会遭报应啊。

              6

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旧党反对?#36335;?#30340;火力一点儿也不小,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从熙宁年间就对新党连续炮轰。

              朝堂之外,至交好友饮酒赋诗,朝堂之上,新旧两派党同伐异。有时候,同样一拨人,在生活中是朋友,到了朝廷,就成为政?#23567;?/span>

              苏轼章惇的恩怨极具代表性。

              章惇是苏轼多年好友,二人感情深厚。

              据?#25285;?#26377;一次,苏轼和章惇一起出游,路过一处独木?#29275;?#26725;边?#21543;?#23452;人,桥下是万丈深渊。

              章惇跟苏轼提议:“要不咱俩一起过去,到对面石壁上题个字?”

              豪放的苏轼难得冷静一回,觉得没必要冒这个险。

              章惇不怕,大笑一声,快步走过,在石壁上写下“苏轼、章惇?#20174;巍保?#28982;后从容不迫地走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苏轼对章惇?#25285;骸?#23376;厚兄以后能杀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章惇问,何出此言。

              苏轼笑道:“你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,还会顾惜别人的生命吗?”

              一语成谶,多年以后,章惇确实差点儿要了苏轼的命。

              ▲作为新党干将的章惇被时人评为“承天一柱,判断山河?#34180;?/span>

              章惇的科举生?#22218;?#26377;几分传奇色?#30465;?/span>

              嘉祐二年,章惇进京,高中进士。可章惇一看,状元居然是自己的族侄章衡,当场就不爽了,拒不受敕,打道回府。两年后,重头再来,又一次考中。

              社会我章哥,就是这么自信。

              王安石变法期间,章惇和吕惠卿等人一样,是草拟和制定?#36335;?#30340;骨干,而作为旧党的苏轼一向心直口快,好议时政。

              元丰二年(1079),苏轼身陷乌台诗案,被政敌群起而攻之,命悬一线。

              章惇不惧被新党同?#25490;偶罰?#20183;义相助。他撰文?#25300;?#33487;轼,并上书神宗:

              “苏轼弱冠之年就擢进士第,23岁应直言极谏科,评为第一。?#39318;諢实?#35265;过苏轼,将他视为一代之宝。如今反而将他置于牢狱,臣实在担心,后世借此事?#24403;?#19979;听谀言而恶讦直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章惇等人的援助下,宋神宗网开一面,将苏轼贬为黄州团练?#31508;?/strong>,同时受牵连的还有他的弟弟苏辙,被贬为筠州盐酒税监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年,作为朝臣的苏轼?#20843;饋?#20102;,作为文人的苏东坡却“活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谪居黄州期间,苏轼过着清贫的日子,能用?#21019;?#21457;度日的,不过?#25913;?#34180;田,几壶浊酒。

              他咏古抒怀,“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?#34180;?/strong>

              他豪放洒脱,“竹?#35753;?#38795;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?#34180;?/strong>

              他乐观旷达,?#20843;?#36947;人生无再少?门前流水?#24515;?#35199;,休将白发唱黄鸡?#34180;?/strong>

              他慨?#24576;?#21497;,“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?#20174;?#33829;”

              同时,苏东坡也有哀伤的一面。在黄州的第三年寒食节,苏轼作了两首五言诗,挥笔写下有“天下第三行书”之称的《寒食诗帖》“?#38382;?#30149;少年,病起须已?#20303;?/strong>,郁郁不得志的惆怅之情溢于纸上,

              ▲有“天下第三行书”之称的《寒食诗帖》,现藏于台北?#20351;?#21338;物院。

              7

              风水轮流转,宋哲宗即位后,改元为元祐,?#23454;?#24180;纪尚幼,旧党领袖司马光宣仁太后的支持下上台执政,力主废除?#36335;ǎ?#26032;党倍受打击,史称“元祐更化”

              苏轼被召回朝,这会儿轮到章惇倒霉了

              元祐元年(1086),司马光等旧党上书要求废除?#23478;?#27861;。章惇据理力争,立刻遭到旧党攻击,其中还包括苏辙写的的论状。

              一向自?#30001;?#39640;的章惇,心都凉了,不久就被贬知汝州,元佑年间一直被贬到岭?#24076;?#27604;苏轼当年?#20849;搖?/span>

              狂傲的人一旦自尊心受到打击,难免都会性情大变,章惇正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元祐八年(1093),宋哲宗亲政,次年改元绍圣,再次起用章惇、曾布等新党旧臣,?#25351;?#21464;法,史称?#21543;?#22307;绍述”

              章惇的命运再一次发生转折,而他重新得势之后,便对旧党进行报复,他对老友苏轼的最后一丝仁慈也消耗殆尽。

              绍圣元年(1094),苏轼作为旧党份子,遭到清算,贬至惠阳(今广东惠州)。苏轼继续发扬乐观主义精神,写下诗句“为报诗人春睡足,道人轻打五更钟”,好不逍遥自在。

              章惇可没有苏轼的气度,经过大起大落的他,内心早?#38597;?#26354;,他看不惯苏轼的潇洒,心里满是愤恨。

              章惇给苏轼挪个地,直接将其贬到最偏远的儋州(今海南儋州)

              此时,苏轼已年近六十,去了,恐怕就没命回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8

              元符三年(1100),年仅24岁的哲宗,英年早?#29275;?#27809;有子嗣。

              风头正劲的新党再次?#25925;停?#20160;么叫,生命不息,内?#20961;?#27490;

              章惇和曾布在立储一事上起了分歧。

              曾布等人认为,应立哲宗的弟弟端王?#20877;?/strong>。

              孤傲的章惇站在众臣对立面,认为?#20877;ァ?#36731;佻无?#23567;保?#19981;?#24605;坛?#22823;统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回,章惇站错队了。众所周知,?#20877;ィ?#20415;是?#20301;?#23447;。

              ▲沉迷于?#24080;?#20154;生的?#20301;?#23447;即位后,新旧党争也将落幕。

              徽宗即位后,章惇?#35805;?#30456;,贬出京,5年后,病死于湖州团练?#31508;?#20219;上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章惇被贬的这一年,?#23545;?#28023;南的苏轼遇赦北归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年六月,苏轼途径京口,?#21152;?#31456;惇之子章援。章援是元祐年间苏轼知贡举时考中的进士,与苏轼有师生之谊。

              章援担心,一旦苏轼被起用,会报复章家,因此怀揣?#35805;?#19982;苏轼通?#29275;?#35831;他看在往日的情分上,对章惇一家多多关照。

              苏轼当即表态:“某与丞相定交四十余年,虽中间出处稍异,交情固无增损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当初,章惇欲置苏轼于死地,如今,苏轼不仅没有?#36141;?#31456;惇,反而发?#38405;?#24515;地表达对友人的关爱。

              在乌?#38518;?#27668;的朝廷,这样的博大胸襟真是难能可贵,与章惇的心狠手辣形成了鲜明对照。

              遗憾的是,苏轼等不到施展抱负的那一天,也等不到章惇的和解,65岁的他,在北归途中,病逝于常州。

              ▲一生潇洒的苏东坡终究没有等来官场得意的那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章惇离京后,曾布本有机会一家独大,偏偏?#20301;?#23447;信任的是另一位权臣,蔡京。

              蔡京先是揪住了曾布的把柄。

              曾布有意提拔自己的亲?#39029;?#20305;甫为户部侍郎,蔡京上奏?#25285;骸?#23448;爵是陛下的赏赐,宰相哪来的权力私自授人呢?”

              曾布在朝堂之上,与蔡京争辩,没想到越说越激动。

              蔡京的亲?#29275;?#23578;书右丞温益当面呵斥,甚至直呼其名:“曾布,你怎?#20197;?#30343;上面前如此失礼?”?#20301;?#23447;对曾布开始有些不?#22836;场?/span>

              随后,蔡京又想对曾布加以?#25300;?#30340;罪名,命开封知府吕嘉问逮捕曾布诸子,进行威?#35780;?#35825;,以此来给曾布罗列罪名。

              这个吕嘉问,正是当年市易务案中被曾布弹劾的那位。曾布估计跟他八字相冲,这辈子倒了两次霉,都跟他有关。

              失去了?#20301;?#23447;的信任,曾布被一贬再贬。

              大观元年(1107),72岁的曾布在润州知州任上去世,嘉祐二年进士中的最后一位权臣黯然落幕。

              在政坛上几经浮沉的曾布,功勋卓著,日后?#20174;?#31456;惇、吕惠卿等一起被史官列入?#37117;?#33251;传》

              ▲对?#36335;?#26377;功的曾布等人,?#36129;?#35780;为“奸臣?#34180;?/span>

              而他哥哥曾巩,一生为官廉洁,一心专研学问,在?#31471;?#21490;》中被给予了很高评价,其文章与王安石、欧阳修齐名,?#30333;?#28982;自成一家”

              同年考中进士的兄弟俩,评价如此大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章惇和曾布先后离京后,?#20301;?#23447;命蔡京将前两朝参与“党争”的大臣列出来,整理成一份黑名单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,蔡京七?#31383;?#20945;,?#39029;?strong style="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“元祐党人”309名,将这些人定为奸党。苏轼、章惇、曾布等?#26454;辉諏小?/strong>

              ?#20301;?#23447;不许党人子孙留在京师,且列名的人一律“永不录用”,随后由蔡京手书姓名,发至各州县。

              这些英?#29275;?#26007;争了大半辈子,最后居然什么也没得到。

              嘉祐二年初春,士子们踌躇满志,一心为国效力,却在不知不觉间分道扬镳。

              有的人眼睁睁看着理想破灭,有的人在漫漫长路上渐渐迷失,还对同年举起了屠刀。

              参考文献:

              • (元)脱脱:?#31471;?#21490;》,中华书局,1985年版

              • 曾枣庄:《文星璀璨:北宋嘉祐二年贡举考论》,复旦大学出版社,2010年版

              • 王连旗:《北宋嘉祐二年进士研究》,河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,2011年

          2. 神龙高手论坛平特一肖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j0sx6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0sx6"><bdo id="j0sx6"></bdo></output>